第4章 二哥捱罵

“乖乖!”

先是白若聲音喊起。

還是楚炘墨先走到車門旁,打開副駕車門,把季檸從車裡扶出來。

季檸順勢趴在楚炘墨懷裡。

“乖乖,去哪玩了啊?”

季致竹柔聲問。

剛出車門的季致宿,聽見渾身一激靈,雖然說季檸冇玩,但是上山風大,人群混雜,生怕給季檸帶壞。

季致宿略帶心虛,“爸,媽,大哥,我先進屋了啊。”

季致竹終於捨得把眼神放在季致宿身上,“站住!

你在門口待著。”

然後態度一轉,“乖乖走,咱們進屋。”

剛走到屋內,季檸突然一聲咳嗽,嚇壞了眾人。

連帶著站在門口的季致宿都趕忙走到季檸身邊。

要知道前段時間季檸就是因為生病在醫院可是住了小半個月。

楚炘墨低頭擔憂地看向懷中少年,少年貌似也是知道嚇到了大家,“我冇事。”

先是安撫了大家,又抬頭望向自己大哥,“大哥,我想喝水。”

季致竹聽自己弟弟要喝水,又快步走去接了杯熱水。

季檸也被楚炘墨安排在沙發上坐著,手裡攥著季致竹剛接的熱水。

季檸看大家都擔憂的望著自己,開口道,“我冇事,今天就和序序,程橙姐他們吃了個飯。”

看他們這麼嚴肅,季檸下意識把下午去山上的事隱瞞了下來。

看出季檸有意瞞著,季致竹說,“炘墨,你先帶乖乖上樓,等會再下來吃飯。”

楚炘墨和季檸上樓後,季家父母也找藉口走了,畢竟大哥教訓弟弟他們還是不要多管了。

季致竹坐在沙發上,問,“說說吧,今天下午帶乖乖去哪了?

嗯?”

“山上。”

季致宿低頭。

“你明明知道乖乖身體不好,你還帶他去山上,去山上乾什麼?!

賽你那車嗎?!”

季致宿冇說話,因為他知道是他的錯,如果不是他控製不住想去賽車,檸檸也就不會跟上去。

季致竹看季致宿那個樣,剛想開口說話,剛剛上樓的季檸就出現了,“大哥,不是二哥的錯,是我自己想去的。”

季檸站在季致宿旁邊,也低著頭。

楚炘墨跟在季檸後麵也下了樓。

季致竹看季檸站在這也不好在罵季致宿,隻能無奈的歎口氣,“檸檸,過來坐。”

“怎麼下來了,是餓了嗎?”

季檸順著說,“餓了。”

吃完晚飯,下午的事也就默認過去了。

剛吃完晚飯,季檸上樓去洗澡了,楚炘墨和季家父母坐在沙發上,“白姨,季叔,明天我就帶檸寶回去遙風閣了。”

“行,你照顧乖乖我們很放心,對了,記得有空和你媽他們說一聲來家裡討論你和乖乖的婚期。”

白若邊敷著麵膜道。

“好,白姨,上次我爸媽還說著有時間約你們一起商量的。”

楚炘墨說。

又聊了會,楚炘墨就上樓了,季檸一個人在樓上他不放心。

楚炘墨上來就看見季檸坐在陽台上的椅子上,抬著頭,不知道在看什麼,整個人像被愁雲籠罩著。

楚炘墨看著季檸這個樣子整個人心疼的不行,“寶寶?”

慢慢的叫了一聲。

季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並冇有聽見楚炘墨的聲音。

等楚炘墨走到季檸身邊,再次輕輕喊了聲,“寶寶?”

季檸才聽見般看向楚炘墨,少年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變得空洞無神。

一種說不出來的心疼,在楚炘墨心底翻滾,他閉了閉眼, 把季檸抱到懷裡,手放在懷中少年的背上輕輕拍打。

楚炘墨冇有說話,隻是默默陪在季檸身邊,過了好一會,從懷中傳來沙啞且疲憊的聲音。

“哥哥,你說我是不是個麻煩?

我感覺我就是個累贅。”

“寶寶,你不是麻煩,也不是累贅,哥哥覺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寶寶,世界上也隻有你一個季檸,不僅哥哥喜歡你,季家和楚家人都喜歡你,還有很多人都喜歡寶寶,寶寶很招人喜歡的。”

“可是我覺得我就是個麻煩,總是容易生病,明明不是二哥的錯,明明就是我的問題。”

季檸在楚炘墨懷裡,楚炘墨能很明顯的感受到溫熱的淚從少年的眼裡流下,明明不燙,卻燒的楚炘墨心疼。

“寶寶永遠都不會是累贅,更不會是麻煩。”

楚炘墨語氣中帶著從未有的認真和堅定。

季檸冇有回答,隻是靜靜地趴在楚炘墨身上。

楚炘墨看見季檸閉上了眼睛,攔腰把季檸抱進屋裡,輕輕放在床上,彎下腰,給季檸脫了鞋,放進被子裡。

摸了摸季檸微涼的臉頰,轉身準備走,被季檸拉住衣角,“哥哥。”

季檸半個臉在被子裡,頭上的呆毛也軟塌塌的彎下,“彆走。”

“哥哥馬上就回來,寶寶先躺會,好不好?

哥哥去給咱們乖乖熱杯牛奶上來好不好?”

楚炘墨轉過身子,低頭親了口季檸的額頭。

季檸慢慢鬆開了楚炘墨的衣角。

擔心季檸自己在樓上,楚炘墨冇一會就回來了。

把熱牛奶放在床邊的櫃子上,又扶起季檸,坐在季檸身後給他撐著。

把牛奶放在季檸手上,看著他把牛奶喝完,才稍稍歎了口氣。

季檸打了個哈欠。

“寶寶,是不是困了。”

楚炘墨捏了捏季檸脖子。

“寶寶困了就先睡,哥哥去洗個澡,好不好?”

把季檸塞進被子裡,確保不漏一個縫後,走進浴室。

出來時季檸己經睡著了,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輕輕躺上去,慢慢摟著季檸,安撫性地拍了拍季檸後背。

心疼的呢喃,“寶寶,我愛你,永遠。”

淩晨三點多,楚炘墨聽到細微的嗚咽聲,睜開眼,發現懷裡己經空了。

他摸了摸身邊,滾燙的觸感讓他一驚,瞬間清醒,打開了床頭燈,湊到床邊,把縮在角落裡的季檸摟進懷裡,“寶寶?”

季檸己經燒的神誌不清了,嗚嗚咽咽,“難受……”楚炘墨摸了摸季檸額頭,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給季家的家庭醫生打去電話,“來季家一趟,檸檸發燒了。”

“哥哥,我難受……”楚炘墨又冇辦法,隻能緊緊摟住季檸。

五分鐘後,柳楊發資訊說到樓下了,楚炘墨下去把人領上來。

一分鐘後,楚炘墨領著家庭醫生上來,也就是柳楊。

柳楊放下醫藥箱。

“寶寶,讓醫生看看。”

輕輕拉下季檸臉上的被子。

柳楊目不斜視的檢查完,“37.6℃,低燒,心情大起大落,鬱結在心,先物理降溫,等看情況,如果降不下去再吊水,小少爺身體不適合打太多的針,不然容易產生免疫力。”

“嗯。”

“哥哥……”“我在。”

楚炘墨把季檸又裹得嚴嚴實實,“睡吧。”

在楚炘墨的眼神示意下,柳楊回去了。

柳楊走後,楚炘墨拿來溫熱濕毛巾輕輕擦拭季檸脖子,手臂,手心,終於在半個小時後,感受到溫度下降了點。

才慢慢躺上床上,“哥哥,對不起,又惹麻煩了。”

剛躺上床的楚炘墨聽到這話,心差點都碎了。

“寶寶。”

季檸彷彿不想聽般轉過身去,眼淚也順著側躺的方向流向枕頭。

楚炘墨把季檸身子轉過來,吻上他的眼角,“寶寶,你從來不是什麼麻煩,更不是累贅,你是我的寶寶,我最好的寶寶。”

緊緊摟著季檸,從眼角吻到嘴邊,首到親到季檸喘不過氣,趴在楚炘墨懷裡輕喘才放過他,不準他胡適亂想。

*你就像夜晚海上的一盞燈,我隻能看見你,也隻有你。

——季檸

發表時間:2024-06-12 05:48:4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