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河天下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長河天下

長河天下
長河天下

長河天下

靳輔
2024-06-14 08:04:53

康熙十五年水患後,康熙帝設科招才,陳潢因擅長治河脫穎而出,與靳輔合作治河 陳潢遭奸臣陷害去世,留下《河防述要》 康熙五十一年,台灣、準格爾平,黃河安定 康熙帝訪揚州河神廟,見靳輔、陳潢塑像,彰顯其遺愛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江寧知府於振甲巡河途中發現靳輔,瞧著他一息尚存,生命無礙,繼而上報朝廷,奉詔遞解進京。

明相師爺匆忙趕來,自稱是依家主之命護送靳輔,恭恭敬敬的諂媚相引起於振甲內心不滿,義正辭嚴回懟師爺。

臨行前一夜,於振甲遭母親責備,獨坐房間反思自身,一念靳輔年邁頗為同情,不該有此婦人之仁,枉顧靳輔貪贓壞法的事實;二則聽聞聖意命他遞解靳輔入京,心中竟有竊喜,居然產生無恥的升遷之念;三是拒絕母親送給自己的雞蛋,欺心瞞騙之舉,當真是禽獸不如。

三省吾身過後,於振甲低頭細瞧,黑石子多於白石子,看來他距離聖人等同天地懸殊。

正因這般失落,於振甲前往牢房探望靳輔,意外撞見師爺勸說靳輔寫下供詞,明珠願在聖上麵前替他洗罪。

靳輔自認對得起古往聖賢,家國法度,所以無處落筆。

於振甲心生疑惑不吐不快,好奇靳輔身為巡撫威風八麵,偏要請纓治理黃河,落得如此田地。

然而靳輔實言迴應,並未取信於振甲,累累罪行成為他留給眾人的印象。

趕赴京師路上,靳輔認真研讀治河文章,連連感歎妙極,奈何作者陳天一默默無聞,也不知是古聖留下的遺作,亦或隱士高人親筆著寫。

於振甲嘲諷靳輔枉讀聖賢書,聖意難測還想著治理黃河,雖然他和靳輔觀念分歧較大,好在都是為國為民。

途經黃河道口處,靳輔發現尋死之人,正要出手阻攔,一名男子突然冒出水麵,輕而易舉將其救回岸上。

此人不懼水險自稱河伯轉世,說完轉身離去,於振甲連連咋舌真是瘋子,唯獨靳輔心生敬佩,對他有所改觀。

入住雲梯客棧再次偶遇男子,交談過後才知他正是治河文章的原作者陳潢,因為母親在河裡生了他,從而取之易經裡的天一生水,化名為陳天一。

靳輔讚歎陳潢才華,想要將這本書呈現給聖上,希望陳潢能為黃河效力,儘展所長,怎知陳潢委婉拒絕。

師爺注意到靳輔和陳潢的談話內容,安排官兵想辦法趕走這些參加科考的學子,其中就有江南第一才子高士奇、明朝相國後人徐乾學,以及看似貌不驚人的陳潢。

三人手頭拮據,同住一間客房,全靠高士奇平日裡占卜算命,巧舌如簧地騙取富商銀兩。

陳潢站在門口觀測風向,推斷水患很快就要結束,殊不知災難己經降臨自身。

客棧夥計聽從師爺的安排,隨便找個理由將他們趕出客棧,也不在乎之前欠下的幾兩銀子。

三人無處可去,撐著一把破傘來到破廟,自視清高的高士奇對牆壁上的詩句評頭論足,徐乾學感歎同人不同命,為官者高床軟枕,美酒佳肴,倒是他們寒窗苦讀數載,淒涼落身至此。

於振甲看不慣明珠趕走學子的做法,索性搬去和靳輔同住,打著地鋪開始自省吾身。

靳輔見他執著善惡是非,舉例古人事蹟定功過,隋煬帝開鑿運河,耗費國力民生,罪在當代功在千秋,反觀許由品行看似高潔,本身是個治世大才,為追求名聲躲進深山隱居,絲毫不在乎百姓安危。

古人都道大仁不仁,這句話的道理需得細思琢磨,於振甲深受啟發,恍然大悟,想不到靳輔竟然會有如此見地。

當初於振甲覺得為官者應該區分善惡,可在靳輔看來,大丈夫當為者為,若是利國利民,為何還要強附道德枷鎖。

江寧知府於振甲在巡河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了一名奄奄一息的老人——靳輔。

於振甲審視著眼前的這位老人,他雖己是風中殘燭,卻仍舊保持著堅韌的生命力。

感受到生命的頑強,於振甲心生憐憫,隨即上報朝廷,奉旨將靳輔押解進京。

在押解的路上,明相師爺匆匆趕來,自稱是奉家主之命,特意前來護送靳輔。

然而,他那副諂媚的模樣,卻引起了於振甲的不滿。

於振甲為人正首,眼中容不得半點沙子,因此他義正辭嚴地回懟了師爺。

臨行前一晚,於振甲獨自坐在房間裡,心中滿是複雜的情感。

他一邊為靳輔的遭遇感到同情,一邊又想起了靳輔貪贓壞法的劣跡,這讓他的內心充滿了矛盾。

同時,他還感到自己居然對這次押解任務心生竊喜,似乎有了升遷的念頭,這讓他感到十分羞恥。

在這樣的情緒驅使下,於振甲開始反省自己。

他取出黑白石子,試圖通過計數來分辨自己的善惡是非。

然而,他發現自己手中的黑石子遠多於白石子,這讓他感到十分沮喪,似乎自己離聖人之道有著天壤之彆。

失落之下,於振甲決定前往牢房探望靳輔。

在那裡,他意外地撞見了師爺正在勸說靳輔寫下供詞,以便明珠在聖上麵前為他洗罪。

然而,靳輔卻堅決拒絕了師爺的請求,他堅稱自己無愧於古往聖賢和家國法度,因此無法落筆。

於振甲對靳輔的態度感到疑惑,他不解為何這位曾經威風八麵的巡撫會自請治理黃河,最終落得如此田地。

然而,靳輔卻坦然地迴應道,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國家和人民,至於個人的榮辱得失,他早己置之度外。

儘管靳輔的話讓於振甲有所觸動,但他仍然對靳輔的罪行感到耿耿於懷。

在趕赴京師的路上,他時常嘲笑靳輔枉讀聖賢書,不知聖意難測,還想著治理黃河。

然而,他也意識到自己和靳輔雖然觀念不同,但都是為國為民。

在途經黃河道口時,靳輔發現了一名尋死之人。

正當他準備出手阻攔時,一名男子突然從水中冒出,輕鬆地將尋死之人救上了岸。

這名男子自稱是河伯轉世,不懼水險,說完便轉身離去。

於振甲對男子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認為他是個瘋子。

然而,靳輔卻對男子心生敬佩,認為他有著非凡的才華和勇氣。

入住雲梯客棧後,於振甲和靳輔再次遇到了那位救人的男子。

經過一番交談,他們得知男子名叫陳潢,正是那位治河文章的原作者。

因為母親在河裡生下了他,他便取易經裡的“天一生水”之意,化名為陳天一。

靳輔對陳潢的才華讚歎不己,希望能將他的治河文章呈獻給聖上,讓陳潢為黃河的治理貢獻自己的力量。

然而,陳潢卻委婉地拒絕了靳輔的請求。

他表示自己更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不願意被朝堂上的紛紛擾擾所束縛。

師爺注意到了靳輔和陳潢的談話內容,他擔心這些參加科考的學子會對靳輔的案子產生不利影響。

於是,他安排官兵想辦法趕走這些學子。

其中就包括江南第一才子高士奇、明朝相國後人徐乾學以及看似貌不驚人的陳潢。

三人因為手頭拮據,隻能同住一間客房。

他們靠著高士奇的占卜算命技巧,巧舌如簧地騙取富商的銀兩來維持生計。

儘管如此,他們仍然保持著樂觀的心態和對未來的憧憬。

一天晚上,陳潢站在門口觀測風向,他推斷出水患很快就要結束。

然而,他們卻冇想到災難己經降臨到了自己的身上。

客棧夥計聽從師爺的安排,隨便找了個理由將他們趕出了客棧。

三人無處可去,隻能撐著一把破傘來到一座破廟裡躲避風雨。

在破廟裡,高士奇自視清高地對牆壁上的詩句評頭論足,徐乾學則感歎同人不同命。

他們看到為官者享受著高床軟枕、美酒佳肴的生活,而自己卻寒窗苦讀數載,卻落得如此淒涼的境地。

然而,他們並冇有因此而放棄對生活的希望和追求。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