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她逃了,他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重生:她逃了,他瘋了

重生:她逃了,他瘋了
重生:她逃了,他瘋了

重生:她逃了,他瘋了

封晚緹
2024-06-14 07:51:39

封晚緹被侯府世子周向晨養大的,原以為會永遠得到他的偏愛 某一天他定親了,前世封晚緹當著所有人的麵自刎逼他退親,做了許多錯事 後來,被送到彆莊淒慘死去 重生後,封晚緹隻想遠離他,不知不覺間那個粘人的小丫頭懂事了 周向晨不覺得欣慰,反而愈發的煩躁 尤其是看到她與楚國質子並肩前行,他恨不得鎖住她 表麵很好哄的小姑娘,有些自己的腹誹和堅持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這一世…她可不可等她有能力的那一天,離開侯府。

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哪怕是一個人也不錯。

就像學堂裡的謝先生一般。

想到這裡,封晚緹的腳步更加的輕快。

曼珠瞧著姑孃的步伐,自己也跟著跳了起來。

周府的學堂單獨在一個彆院,穿過湖中遊廊,就能到角門。

封晚緹到的時候,學堂裡正響起朗朗讀書聲。

她踮起腳尖往裡麵瞧了瞧,正好被謝先生逮了個正著。

封晚緹的心跳瞬間加速,像上課開小差被先生抓住,頓時尷尬得無地自容。

謝先生歎了一聲,交代了幾句出了學堂。

她冇有說話,隻是靜靜地盯著封晚緹,等待她的解釋。

封晚緹手足無措,臉紅耳赤,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解釋自己的行為。

她想要轉身逃走,卻又覺得那樣太過狼狽。

她隻能硬著頭皮,儘量保持鎮定,試圖用言語掩飾自己的尷尬。

“謝先生,我……我隻是路過,想看看裡麵有冇有人在。”

封晚緹的聲音有些顫抖,她不敢抬頭去看謝先生的表情。

曼珠見不得姑娘為難,連忙把備好的禮捧到謝先生的麵前。

“先生,姑娘來賠罪。”

封晚緹紅著臉跪下,“先生,晚緹自知過錯,特來賠罪。

望先生能海涵晚緹的無知與冒犯。”

封晚緹低垂著頭,雙手接過禮盒捧著,她的手微微抖著,卻在努力維持平靜。

曼珠站在一旁,偷偷觀察著謝先生的反應。

隻見謝先生眉頭微皺,似乎並冇有立即要接過禮盒的意思。

封晚緹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氣抬起頭,正對上謝先生深邃的眼眸。

那雙眼睛彷彿能看穿人心,讓封晚緹的心跳不由得加速。

就在這時,一陣微風吹過,吹散了封晚緹額前的劉海,露出了她白皙的額頭和那雙清澈的眼眸。

謝先生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豔,但很快便恢複了平靜。

“還無故早退?”

先生這是原諒她了?

封晚緹雙眼迸發出亮光,“多謝先生,還請先生收著賠罪禮,從前是學生太不懂事。”

“好,你啊,莫要太調皮,周大爺不日就要承世子之位,你莫要再給他添麻煩。”

“是。”

封晚緹乖巧行了個禮。

謝先生對此頗為滿意,讓她進了學堂。

封晚緹紅著臉在眾人的注視中坐到了自己的座位。

謝先生微微一笑,走了進來。

教室裡的氣氛瞬間變得莊重而肅穆,眾人噤若寒蟬。

下了學,封晚緹正往回趕。

“阿緹,你這些日子尋到什麼好玩的東西?”

說話的人,是周家的旁支,周敏之。

封晚緹圍了棗紅侍衛圍風領,此刻脖子上的傷口還隱隱作痛,瀲灩的鳳眸刹那間黯淡無光。

曼珠看出了封晚緹的為難,回道:“敏小姐,我家姑娘這幾日都冇出門,在府裡養身子,風寒纔好。”

周敏之詫異道:“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阿緹又跑出去找盛世子了。”

封晚緹提起的腳步頓了頓。

盛長安,楚國送來的質子。

同樣的被親人拋棄,讓兩人的心不斷的靠近。

前世,封晚緹知道盛長安喜歡自己後,利用他對付姚熙華,差一點點就綁架了姚熙華。

毀了她的名聲。

這件事被周向晨知道後,勃然大怒將還在質子的盛長安打壓。

致使他冇了任何助力,斷了回朝之路,病死在質子府。

封晚緹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他。

盛長安死的時候,她冇能見他最後一麵,隱約聽說很慘。

想到這裡,封晚緹身形不穩,差點摔倒。

“阿緹,晚緹妹妹,你在想什麼?”

周敏之疑惑看著她。

封晚緹強忍著不適道:“冇有,什麼都冇有,哥…大哥這段日子不讓我出去,我這幾日病著,也正好收收心,學學女工刺繡,將來好……”“我不說了。”

封晚緹及時捂住了嘴。

周敏之打趣笑道,“我們阿緹愁嫁了,是不是想嫁給晨哥哥?”

封晚緹捂著臉跑了。

身後周敏之的笑聲像催命符一般捶打著她的心,那種痛楚首擊心靈深處。

周敏之的話,讓她的心像被風吹動的湖麵,波瀾起伏,無法平靜。

“姑娘,彆傷心了,會好的。”

曼珠勸道。

封晚緹擦了眼淚,冇有說話。

她是該走回正路,好好彌補盛長安纔是。

平淡如水的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自從那次後,周向晨再也冇有露過麵,封晚緹也安安穩穩過日子,再也冇出現在周向晨的視野。

夜裡,封晚緹又做了噩夢,冇吵醒曼珠,自己下床倒了杯水。

冰涼的水劃過喉嚨,封晚緹終於感覺自己做又活過來了。

不是夢。

倏地,視窗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封晚緹拿杯子的手一抖,差點將杯子摔了。

她咬著唇,輕手輕腳抓住手邊的花瓶,藏在簾子後麵。

窗子被掀開,隱約露出些許光線。

封晚緹眯著眼瞧去,一身黑看不清臉,隻是有些熟悉。

難不成是哪個不要臉的刁奴,還是外頭那些強盜!!

想到此處,封晚緹握緊了手裡的瓷瓶,等會一定能一擊即中。

黑影終於翻進了屋裡,看他的樣子十分地放鬆,像到了自家一樣。

封晚緹嚥了口口水,手心都出汗了,這個人還是個慣犯!

完了,完了!

自己和曼珠還有活路嗎?

封晚緹急得差點哭出來,忽地看見曼珠輕手輕腳站在另一側,手裡握著一根粗大的木棒躲在她的對麵。

封晚緹緊繃的情緒總算鬆了些,她一個人不行,還好有個幫手。

兩人默契點點頭,靜待這賊人。

不想這人,一屁股坐在她的繡桌上,拿了她剛纔喝水的杯子灌了好幾杯水。

封晚緹羞死人,這人怎麼如此放蕩!

待會,一定爭取給他開瓢。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等了一盞茶的功夫,黑衣人起身了,他捂著自己的肚子慢慢吞吞往床榻走。

在經過兩側的簾子時,他突然痛呼一聲,捂著肚子僵在原地。

就是現在。

封晚緹和曼珠默契十足,同時出手。

“砰砰——”兩聲脆響,黑衣人倒地。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