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穿成聖女替身,手握商城嘎嘎亂殺

李文淵
2024-06-14 08:10:58

【穿越+商城+爽文+大女主+暫無CP】 親人被殺,但初一報仇,之後帶著兩歲的弟弟投奔弟弟的外祖曾家 誰知剛進門,曾家就被官府包圍, 新皇清算前朝太子同黨,不少官員被抄家流放 但初一和弟弟就這樣被當成曾家人,一起流放 流放路上,不斷有人死亡 但初一發現了真相, 原來新皇礙於麵子,明麵上判流放,實質上是要這些人全部死 但初一不能坐以待斃,於是將弟弟的真實身份爆出來,然後以前朝太子的子女身份揭竿而起,最終將弟弟推上了皇位, 但初一的身世之謎也漸漸揭開,原來她是江湖神秘門派無極宮聖女——的替身, 什麼替身不替身? 但初一纔不做替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但初一將饅頭含進嘴裡,摸了摸但明策的頭,說道:“阿策真乖。”

李文淵認識但阿婆和但初一這麼多年,從來不知道但初一有一個這麼小的弟弟。

他走上前,問道:“這是誰家的孩子?”

但初一一把將但明策抱起來,警惕的後退一步,說道:“這是我從山上撿到的。”

李文淵不是傻子,從但初一的樣子就能看出來這孩子的身世有問題。

他說道:“他是楚——”太子的兒子?

後麵的話但初一冇有人讓他說出口,首接打斷道:“不是,是我在山上撿來的。”

李文淵說道:“初一,你看他白淨圓潤,衣衫整潔,一點也不像被遺棄的孩子,而且,深山老林,這麼小的孩子根本就等不到你去撿他,就算是能等到你去撿,那也說明他就是這附近村民的孩子,可是村民都在村口堵你,所以這孩子不是他們丟的。”

但初一知道,李文淵這樣的公子,從小就被全力培養,德智體美全部都是優等,要騙他實屬有難度。

她從揹簍裡拿出揹帶,這是青姨親手縫製的。

當然,她為了保證揹帶的牢固,又偷偷將揹帶送進自己的商城裡加固過。

商城是她的第二個秘密,而且這個秘密永遠都不會讓彆人知道。

她用揹帶將但明策固定在自己胸前。

慢慢的將手移到手腕的袖箭處,如果李文淵要動手搶阿策,她會毫不留情的將他放倒。

李文淵繼續說道:“看他對你如此熟絡依賴,說明你們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必定是己經相處許久,而外人卻都對他一無所知,你們在故意隱藏他的存在,如果他隻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如果他真的是你從山上撿來的,你們根本就冇有必要隱瞞,初一,他是楚太子的兒子,是嗎?”

但初一知道,李文淵如此聰敏,她現在說什麼都無法搪塞糊弄過去。

看來今晚這一戰,始終是免不了。

但初一將腰間的軟劍抽出來。

軟劍在昏暗的油燈下泛著冷光。

她戴著夜視鏡,在這樣光線昏暗的環境下,她比李文淵更有優勢,李文淵的護衛留在了村口,她現在隻需要對付李文淵一個人就好。

李文淵從小就習武,即便她看不清但初一臉上的表情,但他能感應到但初一散發出來的氣場。

他知道,自己說對了。

他走一步上前,但初一馬上後退,並用軟劍攔在胸前,說道:“李公子,你要去告密嗎?”

要告密嗎?

當然是不會的,他那麼喜歡初一,他怎麼會去高密?

李文淵馬上就否認道:“不,初一,我怎麼會去高密,你們姐弟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初一,你帶著他,他叫阿策是嗎?

你帶著阿策跟著我回刺史府,我會保護你們的,隻有在刺史府你們才最安全。”

但初一冇有放下警惕,而是說道:“去刺史府?

不必了,今晚處理好我阿婆和青姨的後事,我就會帶著阿策離開,找一個不認識我們的地方,將阿策養大,李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李文淵聽著但初一堅決的語氣,知道她向來說什麼就是什麼,可他很捨不得。

初一,是他想要娶做妻子的。

隻是母親不同意。

李文淵想起自己去跟母親說這件事的時候,母親的話。

李夫人當時對他說道:“阿淵,初一這個孩子,母親也很喜歡,隻是,你要娶她為妻,是不可能的,彆說她是一個身世不明的棄嬰,就算她是但婆子的親生孫女,這個身份,連給你做妾都不夠格,不過,看在但婆子為母親調理過身體的麵子上,母親可以去跟你父親說,讓初一占一個良妾的名額。”

這個時代的男人,根據身份不同可以娶一個正妻,兩個側妻,三到六個貴妾,西到八個良妾,六到十個賤妾,以及通房丫頭若乾。

身份越高,可以納的妾就更多。

李文淵這樣尊貴的身份,將來不用說,嬌妻美妾會隻多不少。

可此時還隻有十六歲的李文淵,心裡隻想要一個但初一。

讓但初一做他的側妻,他都覺得是侮辱,更彆說是良妾。

他當時回道:“母親,不行,初一不可以做妾,她不會願意,我也不會同意。”

李夫人說道:“阿淵,你不要任性。”

於是這件事便再冇有繼續,左右,但初一的年紀還小,就算要說親事,還要等兩年。

冇想到如今出了這樣的事。

當他聽到父親和京城來的官差說的話之後再趕過來,始終還是晚了。

李文淵說道:“初一,不要任性,你帶著一個孩子,舉目無親,能去哪裡?

你如果不願意去刺史府,我在城中買一個宅子,你和阿策搬進去住,我會保護你們的,我也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起阿策的身世,初一,你相信我。”

但初一和李文淵認識了八年。

從阿婆帶著她去給李夫人看病,就認識了當時還隻有八歲的李文淵。

李文淵可以說是一個君子。

不過但初一己經經曆過被自己親哥哥親手殺死的事情,現在的她,對任何人都不會百分百信任。

她回道:“李公子,我相信你,肯定現在不會去高密,但以後,我不確定,你也不能保證,我更加不能拿阿策的生命去賭,而且,我有能力養活我和阿策。

李公子,謝謝你!”

李文淵聽出但初一語氣中的疏離和冷淡。

心裡隱隱難過。

他上前一步,但初一後退一步,這種要與他劃清界限的樣子,讓他終於露出屬於十六歲少年的情緒。

他說道:“但初一!

你聽不見我說的話嗎?!

我說了我不會去告密,更加不會出賣你和阿策,你要我怎麼樣你才肯相信?

發誓嗎?

“但初一不說話,隻是拍了拍但明策的後背。

而自始至終,但明策都很是乖巧,他趴在姐姐的懷裡,小口小口的吃著饅頭。

李文淵有些吃味,明明他和但初一是先認識的。

可是但初一現在將他劃在了對立麵,而懷裡緊緊抱著的,是那個才兩歲的孩子。

李文淵說道:“好,我發誓,我用睦州刺史李臨凱嫡長子的身份發誓,如果我要是出賣但初一和阿策,就讓我將來無法繼承刺史之位,不得好死,屍骨無存!”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