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後養生躺平後,卷王皇帝瘋球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廢後養生躺平後,卷王皇帝瘋球了

廢後養生躺平後,卷王皇帝瘋球了
廢後養生躺平後,卷王皇帝瘋球了

廢後養生躺平後,卷王皇帝瘋球了

薑聞歌
2024-06-15 23:46:57

彆人穿越都大富大貴,薑聞歌穿越卻成了個冷宮廢後,不僅如此,她的懷裡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四腳吞金獸 薑聞歌:穿越冷宮不要慌,係統在手,彆人冷宮吃苦受罪,她在冷宮養生、賺錢、養崽崽! 薑聞歌混得風生水起,男人什麼的滾遠點好嗎 正計劃要逃離後宮,陳國新帝慕容滄溟卻突然宣佈,要複立薑聞歌為皇後 薑聞歌:“皇後什麼的,我纔不稀罕!” 薑聞歌前腳帶娃跑路,慕容滄溟後腳追妻火葬場:“皇後彆跑,朕的江山歸你,你歸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以前我確實很缺錢,可托你的福,現在我賺得盆滿缽滿,暫時不需要錢了。”

“不如這樣吧,你既然暫時不能送我出宮,那就陪我出去溜達溜達。”

“出去溜達?”慕容滄溟愣住了,“你想去哪兒?”

“去大明園。”薑離歌嘿嘿一笑,“我可是聽說了,大明園風光特彆好,是曆代皇帝斥巨資打造的,那叫一個美呀!”

“可惜咱都冇見過,怎麼樣,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確實不過分。”慕容滄溟輕輕開口,“但皇上日理萬機,哪能說走就走,我做不了皇上的主,還是算了吧。”

“彆著急呀!”

薑離歌朝他眨眨眼睛,“有些話不要說的太早,以防被打臉,據我所知,每年夏天皇帝都回到大明園避暑忌諱,這機會不就來了嗎?”

“可現在是冬天。”

“冬天又如何?你找個理由就說是為百姓祈福,皇帝一定會答應的。”

慕容滄溟簡直要輸給薑離歌了。

她的小腦瓜子裡到底裝了些什麼?一計不成,再生一計,還讓人覺得合情合理。

如果慕容滄溟事先冇聽到薑離歌說為百姓祈福,他一定會答應的。

想了想,慕容滄溟點點頭,“好,那我就把這話如實告訴給皇上,希望他能同意。”

“太好了!”薑離歌一蹦三尺高。

大明園裡有個寶蓮寺,皇家祈福都是在那,嚴格來說這並不算出宮。

但能聞到外麵的新鮮空氣,薑離歌就已經很謝天謝地了。

二人又聊了一會兒,慕容滄溟無意間抬頭看月亮,猛然想到了什麼,匆忙起身。

“我還有事,先離開。你若有事找我吹響笛子便可。”

他腳步匆匆,走的飛快,薑離歌一頭霧水。

就在剛纔,慕容滄溟想起了一件很要緊的事兒。

他今晚約了自己的弟弟慕容滄瀾進宮下棋呢,算算時間他應該已經到了,如果隻是不見自己,說不定慕容滄瀾會帶人到外麵來找自己。

萬一當著薑離歌的麵說出自己是皇帝,那他這些日子的苦心偽裝不就白費了嗎?

慕容滄溟走了,薑離歌卻冇走,悄悄地跟了上去。

禦書房門口,慕容滄瀾正在這等著。

見慕容滄溟來了趕忙行禮。

“皇弟不必多禮。”

慕容滄溟輕笑,“皇兄去哪兒了?”

慕容滄瀾朝慕容滄溟身後看了一眼,“臣弟在這已經等了快一個時辰了,始終不見皇兄前來。皇兄出門也不帶個人跟著,這是到哪裡去了?”

“冇什麼,不過是到禦花園隨便走走罷了。”

慕容滄瀾陪著慕容滄溟回大殿。

“臣弟近來倒是聽說了,皇兄經常到禦花園中去,想來風景不錯。”

“可如今是冬日,禦花園內百花凋零,樹木也早已枯萎,不知有什麼好瞧的。”

“這你就不懂了。”慕容滄溟故意賣了個關子。

薑離歌雖然是個太監,卻生的眉清目秀,唇紅齒白,乍一看去還以為是個小姑娘呢。

這樣的她自然是人比花嬌。

隻可惜慕容滄溟暫時不能把這件事給說出來。

“皇兄,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下棋吧。”

慕容滄瀾笑道:“這幾日臣弟閒來無事,可以在宮裡多陪陪皇兄,皇兄隻要不覺得厭煩就好。”

“朕求之不得。”慕容滄溟笑意盎然。

“王福海,去給康王安排住處,今晚不出宮。”

“是。”王福海答應一聲。

慕容滄瀾退了。

而另一邊,薑離歌也悄悄摸了過來。

她真的很好奇慕容滄溟的身份。

如果說他隻是侍衛。為什麼這麼清閒呢?

而且每次見麵都是晚上。

要知道,大內侍衛是要守夜的,這都好幾日了,輪也該輪到慕容滄溟了吧。

可他卻如此清閒的來跟自己見麵,不科學。

所以,薑離歌想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去伺候皇帝了。

當薑離歌來到禦書房跟前的時候,就在門口站著一對侍衛,門禁森嚴,她是闖不進去的。

而她也親眼看著慕容滄溟走了進去,所有的疑問都得到瞭解釋。

“看來他真的是大內侍衛了。”薑離歌喃喃自語。

這樣也好,最起碼慕容滄溟對自己是坦誠的,他身上有腰牌能隨時出宮,也能幫自己忙。

隻要最後達到目的,管過程乾嘛。

夜色不早了,也快到了睡覺的時間,薑離歌伸了個懶腰,正要往回走,就見禦書房的大門緩緩推開。

一個衣著華麗,長相貴氣的男人走了出來,旁邊還跟著個太監,正是王福海。

薑離歌愣住了。

在她印象中,皇帝身邊的太監就叫王福海,薑離歌也曾見過他多次。

難道……

這個男人就是皇帝嗎?

不怪薑離歌認錯人,她穿過來的時候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但記得並不是非常真切。

再加上二人見麵的次數也不多,晚上侍寢時都是關著燈的,薑離歌穿過來的時候受了太大的刺激,記憶流失了一部分,以至於她都忘了慕容滄溟到底長什麼樣子。

最重要的是,慕容滄溟和慕容滄瀾的身為一母同胞的親兄弟,長相有七八分相似。

二人穿的又都是明黃色的衣服,也難怪薑離歌會認錯了。

“昏君!”

薑離歌兒握緊拳頭,牙齒咬緊。

自己身為一國皇後在冷宮裡天天受苦,還被張媚兒刁難,慕容滄溟倒好,坐在這朝堂上要風得風要雨多雨,彆提多痛快了。

憑什麼,這不公平!

慕容滄瀾不知道跟王福海說了什麼,就見他很恭敬的行了一禮,轉身回去了。

這樣的畫麵落在薑離歌眼中,並冇有任何不對勁。

她已經認準了,慕容滄瀾一定是慕容滄溟。

今天月色不錯,把四下裡都照的亮堂堂的。

薑離歌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這狗皇帝把他扔在冷宮不管不問,今天晚上就當是先問他收點利息吧。

慕容滄瀾今天心情不錯,前些日子他外出遊玩,這纔剛回來,就被慕容滄溟叫進宮裡下棋。

二人的技術都很不錯,每次切磋技藝時都會經過一場很激烈的廝殺,雙方都直呼過癮。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