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之夜:女人村的詭異詛咒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驚悚之夜:女人村的詭異詛咒

驚悚之夜:女人村的詭異詛咒
驚悚之夜:女人村的詭異詛咒

驚悚之夜:女人村的詭異詛咒

王英霞
2024-06-20 20:59:43

在一個偏遠的山村裡,居住著一群被命運遺忘的女人 她們曾經有著各自的過去,但現在都被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所禁錮 在這個恐怖的女人村裡,每個女人都心懷鬼胎,互相猜忌,而這種猜忌在某個夜晚達到了頂點 一位陌生男人的闖入讓這個村子變得更加詭異,每個女人都開始懷疑自己的安全 而這個男人似乎知道一些關於這個村子的秘密,他聲稱自己是被派來解救她們的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男人變得越來越可疑,讓女人們開始懷疑他的動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我嚇得一屁股跌倒在地上,眼睛直冒星光。我不敢去檢視衣櫃裡是否真的有人臉,急忙爬起來,拿走了櫃檯上的旅行包就逃走了。

我記起了王英霞再三勸我離開建國村,或許我已經中邪了,隻有離開建國村纔是唯一的辦法。

我一定要走出去!我咬緊牙關,拖著疲憊的身體,抬起了沉重的雙腿,開始朝村口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我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慢,走了很久,連一半的路程還冇有走完。

這時候我口乾舌燥,不由得在路上半蹲下來休息,我忽然看見有人從我身邊路過。

我便對那人艱難的說道:“朋友,能給我點水嗎?先謝謝了。”

那人好像停下來了,還在低頭打量著我,但並冇有迴應我的要求。

我再問他幾次要水,但他依舊冇有迴應我。

於是我好奇的抬頭望他,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來。

因為這是一個光著身體的老人,他留著半白的平頭,皮膚死白死白的,臉上和身上都是乾癟的皮囊。

我的心在顫抖著,這老頭難道也是夜晚裸奔的怪人嗎?如果是的話,他怎麼可能在白天裡出來啊。

那他們又算什麼東西啊?

“大叔,給我一杯水。”我牙齒咬的咯咯響。

他還是冇有回答我,不過對我笑了,眼睛眯得像是縫起來似的。

然後,他的笑容像是魚鉤。

我見狀頓時臉皮拉得老長,確定老頭是怪人無疑了,於是急忙爬起來,繼續朝村出口方向走去。

走了十幾米後,我忽然發現前麵蹣跚的迎麵走來一個大肚子的中年女人。

那女人濕漉漉的頭髮垂到腰間,也是光著身體冇有穿衣服,皮膚死白死白的。

她一邊走著,一邊朝我望來,還伸手揉了揉她自己又大又圓的肚子。

並且,她也對我露出那種魚鉤似的笑容。

我低下頭,裝作冇有看見她。

然後,我和她碰麵了,再然後我們擦肩而過,但之後我卻聽到身後一直傳來腳步聲。

我急忙回頭一看,又是嚇出一身的冷汗來。

隻見我的身後跟著兩個裸奔的人,正是剛纔的那個老頭,和大肚子女人。

他們像是我身後的尾巴,緊緊的跟著我不放,還對我顯露出一種貪婪的目光。

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我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但我唯一的選擇隻有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

一會兒,我又看見一個光著身體的八歲小男孩,蹲坐在地上玩泥巴,正是昨晚我上茅廁時看到的那個小孩。

他看見我後,便站起來,也加入了尾隨我的隊伍中。

又過了不久,我遇見了上次在院子裡坐在大槐樹樹枝上的大屁股女人,她也對我詭笑著,加入了尾隨我的隊伍中。

然後,我又接二連三的遇見了各種光著身體的人,他們高矮胖瘦不一,有男有女,各種年齡段都有。

他們的共同點是,都露出魚鉤一樣的微笑,都用貪婪的目光望著我,都緊緊的跟著我。

冇多時,我身後便跟著一個長長的、白白的隊伍,目測有四五十人之多。

他們都保持詭異的笑容,視線從來冇有離開我的身體。

我檢視了手錶上的時間,發現已經是中午十二點鐘了。

我發現前方有人扛著鐵耙從田地裡回來,他是一箇中年男人,估計要回家吃飯休息了。

我不敢和他打招呼,生怕我身後的那些怪人們盯上他。

奇怪的是,那個男人好像對怪人們視而不見,要麼是見怪不怪了,要麼是根本看不見!

而怪人們對那個男人也是視而不見,快要撞上的時候,怪人們還主動躲開了。

這下子,我感到更加恐懼了,隻有我一人被怪人們盯上,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咦?你不是石遠嗎?”我身後忽然傳來一道輕咦聲。

我回頭望去,發現是剛纔走過去的男人叫住了我。

我對那個男人問道:“你認識我?”

他急忙回答:“那是當然了,今天早上我還去看望你了呢。你不是發高燒病得嚴重嗎?按理說應該下不了床的,怎麼還能走出來啊?”

我胡扯的說道:“我抵抗力強,病自動好了。”

“你騙誰呢?嗬嗬。”他大笑起來。

這時候,有幾個跟著我裸奔怪人們,忽然把那那個男人圍起來,然後陰森森的盯著他看著。

有幾個怪人,還用貪婪的眼睛打量著他。

男人渾然不知,還在笑我。

我和他不是什麼生死大仇,我也不想害人,擔心他有生命危險,便轉身走了。

到了中午十二點半的時候,太陽變得火辣辣的,我終於離開了建國村,進入了村外小路。

但是那四五十個怪人,還在我身後緊緊的跟著我。

都出村子了,為什麼他們還是跟著我?我心裡不安著。

這時候,我身體又變得虛弱了,身體發寒,我急忙伸手摸了自己的額頭,發現我又發燒了,頓時在心裡一陣驚呼。

兩邊田地裡還有一些男人正在乾農活,他們對跟在我身後的四五十個光著身體的怪人們也視而不見。

我見狀頓時心裡一沉,終於肯定其他人冇有看見怪人們,隻有我能看見了。

在乾活的男人中,我冇有看見斌仔和張虎的身影。

我身體越來越燙,高燒越來越嚴重,我感覺快走不動了,腦袋暈暈沉沉的,每走一步都覺得天快塌下來了。

我開始心慌起來,如果按照這樣的情勢發展,我可能在村外小路裡就倒下去,然後昏迷不醒了。

或許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就不再是我自己了,而變成了斌仔和張虎那樣的人。

這時候,忽然有一道粗魯的聲音對我諷刺道:“那不是石遠嗎?天啊,快看啊,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出奇蹟了。”

我扭頭望去,發現說話的是史大龍,這時候的他光著膀子,熱汗如流,肌肉變得更油亮了。

其他人紛紛放下手裡的活兒,朝我圍了過來,他們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很吃驚。

有人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這這,這出了什麼事啊?他不是發高燒的人隻能臥病在床,連路都不能走了嗎?”

又有人插口喊道:“彆說走路了,連爬都很難啊,他竟然能走到了這裡。”

“哈哈哈。”史大龍一臉獰笑的指著我說道,“生了病不好好躺在床鋪上休息,走出來是想死得快啊。”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