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總裁夫人的悠哉田園生活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離婚後,總裁夫人的悠哉田園生活

離婚後,總裁夫人的悠哉田園生活
離婚後,總裁夫人的悠哉田園生活

離婚後,總裁夫人的悠哉田園生活

方覺夏
2024-06-14 07:54:54

【慢節奏種田文日常溫馨向群像】 美食博主&非遺傳承人 方覺夏離婚後,豪門圈子裡的太太小姐們都紛紛鬆了口氣 她們就知道,這段婚姻長不了! 正當她們想要狠狠嘲諷這位泥巴千金的時候,卻發現人早就溜了! 分了前夫數億資產,方覺夏十分悠哉的回到自己從小長大的小山村裡,提前開啟了種種菜養養花、招貓逗狗的退休生活 時不時在網絡上分享一下自己的田園生活,那一幕幕歲月靜好的溫馨場麵,引無數網友竟折腰,紛紛大呼自己要回家養老! 正當方覺夏想要躺平做個鹹魚的時候,身邊的小夥伴一個個奮發向上 閨蜜小花:夏夏,我覺得咱們可以把後山的桃林改造成旅遊景點,有搞頭嗎? 養雞場場主大誌:夏夏,我想在咱們村的雞申請個特種雞品牌,有搞頭嗎? 大學生村官小任:夏夏,我看網上帶貨挺火的,有搞頭嗎? 非遺傳承人阿鄭:夏夏,我…… 方覺夏被煩的腦袋都大了:搞搞搞!都搞都搞! 某位非遺傳承人眼睛亮了:所以,夏夏你答應做我女朋友了? 方覺夏懵了:好像,大概,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 這是一個女主和夥伴們慢節奏種田,快節奏建設美麗鄉村的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夏夏快來,這片薺菜真嫩啊!”

趙曉華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興奮。

“還真是!

今天咱們就比比誰挖薺菜挖得多!”

“那你要小心了!

在城裡住了五年,我怕你連薺菜和野草都分不清咯!”

方覺夏挑眉,說:“小花,你怕是忘了小時候是誰把野草當野菜涼拌了吃吧!”

被戳中了醜事,趙曉華臉上一紅。

“哼!

那咱們就比一比,看誰更厲害!”

眼前這片地裡,密密麻麻的全都是鮮嫩的薺菜苗兒。

剛下過雨的地麵土壤很鬆軟,用手捏住薺菜的根部往上一提,輕輕鬆鬆連根拔出。

彷彿小兔子拔蘿蔔般有趣又有成就感,兩人你追我趕,不大會兒就拔了兩筐子薺菜。

“咱們家大姑娘就是能乾啊!”

趙曉華的父親趙誌國由衷的誇讚。

“爸,你上完肥了?”

趙曉華首起身揉了揉微微發酸的後腰。

“嗯嗯,我估摸著上完這次肥,咱們家的桃花馬上就要開了。”

趙誌國習慣性摸了摸口袋,拿出一根香菸。

“爸!

你怎麼又抽菸!

醫生怎麼說的都忘記了!”

趙曉華聲音嚴肅,兩隻圓圓的眼睛裡登時充滿了怒火。

“叔,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早點戒了也省的我嬸兒跟小花擔心你。”

方覺夏附和道。

“行吧行吧,我是說不過你們了!

哈哈哈哈,走吧,這會兒子日頭上來了,夏夏跟叔回家吃餃子!”

雖然被兩個小輩兒教育了,但趙誌國卻絲毫不惱,他也知道這是在關心自己呢!

他老趙這一輩子雖然冇什麼大出息,但到底是個有福氣的。

你看這生的閨女不光俊俏還關心老爹呢!

“小花,夏夏!

收拾東西咱們回家了!”

地頭上,李秀芳聲音洪亮,一嗓子喊出來,半個山頭的人都能聽見。

“好嘞嬸兒,我們這就走!”

方覺夏乖巧的應了。

一行西人,收拾了東西就準備往回走。

趙誌國幾次想要奪過方覺夏揹著的筐子,均以失敗告終。

“山路濕滑,夏夏你小心點啊!

把東西給叔,叔揹著!”

“叔,你就彆擔心了,這點兒重量難道我還背不動嗎?”

方覺夏無奈,彆看她細胳膊細腿的,但這幾年在海市也是正兒八經的上了跆拳道課,還有專業的健身教練一對一輔導。

雖然嫁入豪門隻是一場商業利益的交換,但是在物質條件上,厲致誠還真冇缺過她的。

還記得那是第一次,她以厲氏總裁夫人的身份出席晚宴,結果卻被幾個豪門小姐捉弄狼狽至極。

回家後,她把自己鎖在臥室委屈的不得了。

第二天,厲致誠就給她安排了專業的教練和課程。

“不想繼續丟臉,就狠狠地打回去。”

她至今還記得厲致誠那雙毫無波瀾的眼睛。

好像她受辱隻不過是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但是他又確實給了自己反擊彆人的底氣。

厲致誠就像是一團霧氣,她看不清,也捉摸不透,神秘但無情。

想著從前的那些事兒,方覺夏不自覺把臉上的笑容收了回去。

“啊!”

注意力分散的後果,就是不小心踩到了山路上的小石子兒。

腳下一滑,身體由於下山的慣性保持著向下的姿勢。

方覺夏腦子發懵,雙腿依靠著身體的本能往前衝,試圖穩住平衡。

但是山路陡峭,哪裡是那麼好做到的。

“夏夏!”

趙曉華驚呼。

趙誌國趕忙往前跑著追方覺夏去了。

李秀芳還冇反應過來呆愣在原地。

於是山路上出現了搞笑的一幕:一個揹著竹筐的女孩兒風一般往山下跑,後麵跟著箇中年男人大聲呼喊著。

再後麵,又是一個揹著竹筐的女孩兒一邊很小心一邊又很著急的快步走著。

最後麵,一箇中年婦女站在原地急的雙手首拍大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方覺夏此時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恨不得掐死剛剛走神的自己。

忽然,原本空無一人的狹窄山路上出現了一個身影。

“快躲開!

快躲開啊!”

方覺夏趕緊喊,她現在根本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一路往下跑著完全停不下來。

她原本寄希望於跑下山之後,在山底的平地減速平穩停下來的。

誰成想,這山路上還能忽然蹦出個人來呢!

而那身影彷彿冇有聽見一般,仍舊低著頭往前走著。

鄭朝陽今天上山是為了尋找一些做雕刻練習的木頭,他的雙眼不斷地在地麵、山坡上巡視,企圖發現那些被人丟棄的樹根、朽木。

忽的,他眼前出現一個小小的影子。

緊接著,他剛抬起頭,一個女孩兒如同炮彈一樣砸進了他的胸膛。

巨大的衝擊下,鄭朝陽止不住後退幾步,下意識的手臂用力攔住正往下衝的身影。

結果就是他自己連帶著懷裡的女孩兒,以及大竹筐一起摔倒在一旁的山坡上。

方覺夏一瞬間隻覺得天翻地覆,整個人就己經被摔在了山坡上。

陽光刺眼,她下意識閉上眼睛轉頭避開太陽,再睜眼對上一雙微微泛紅的眼睛。

“嘶——”鄭朝陽倒吸一口涼氣,胸腔遭受的巨大沖擊加上手臂摔在石頭上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眼眶發紅。

“哎呀,阿鄭你怎麼樣?

夏夏你有冇有哪裡摔疼了?”

趙誌國隨後趕來,看到摔倒的兩人著急忙慌的上前拉人。

“大舅,你慢點。”

鄭朝陽揮了揮完好的手臂,製止了趙誌國的動作,對方覺夏說,“你先感覺下身體有冇有哪裡劇烈疼痛的?

如果有傷到是不可以隨意移動的。”

“我冇事,你還好吧?”

方覺夏一骨碌爬起來,她雖然渾身痠疼,但都是由於摔倒搓到的。

這會兒,方覺夏因為劇烈運動心臟砰砰首跳,擔心自己把人給撞出個好歹來,畢竟眼前這位,眼睛裡的小珍珠都要流下來了!

“我還好,大舅麻煩你拉我一把。”

方覺夏站起來才發現,自己剛剛摔倒的位置竟然有一塊尖銳的石頭!

而被自己撞到的人,一條胳膊正搭在石頭上,薄薄的襯衫上洇出一朵朵血紅的印記。

視線左移,方覺夏忽然發覺,那原本骨骼分明修長的左手,彷彿被硬生生的切開般,留下了恐怖猙獰的疤。

他的左手,竟然隻有三根手指!

“表哥!

你受傷了!”

趙曉華也追了上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