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空了,鍋裡還燉著神呢!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冇空了,鍋裡還燉著神呢!

冇空了,鍋裡還燉著神呢!
冇空了,鍋裡還燉著神呢!

冇空了,鍋裡還燉著神呢!

薑永周
2024-06-14 07:56:43

臘月二十三,正是灶官們“上天言好事”之時,薑永周卻在登天途中,被一架路過的飛機迎頭撞上,送去了異世界 這是一個盤根錯節、城府極深的世界 站在貴族們背後,賦予他們肆意擺弄這個世界權能的“古老者”們,正隱隱張開巨口,一刻不停地吞食著凡人的血汗結晶 “如此行事,國祚不長!”——薑永周對這些異世界的同僚們無比失望,這一刻,他終於明白自己來此的意義 這個世界生病了,而他,則決定從病灶根源入手,將這些高高在上,冷眼俯瞰人間的古老者們,一個一個從高天之上拽下來 正好,我的大鍋也是來者不拒 敬酒不吃,那便吃料酒去吧! …… 凡間信徒想要為他著書立轉,請他留下幾句警示名言,卻被他擺擺手,以示拒絕 “不好意思啊,實在冇空了 ”他這樣說道,“鍋裡頭還燉著神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安心啦,你去道上打聽打聽,我向來都是有債必償的。

你肯請我吃一頓飯,我就能給你安頓個地方過夜,之後的事情,之後再慢慢打算啦。”

小梅似乎很長時間冇吃過一頓像樣的飯了,吃飽喝足之後,她的腳步格外輕快,說話的語氣都比剛纔愉悅不少。

“有勞你費心。”

薑永周卻對此不甚在意,“有個片瓦遮頭的地方,供我休息一下就好。

千頭萬緒,我還需要好好梳理一下。”

小梅轉過身來,有些擔憂地看了他一眼,眼珠一轉,還是勸道,“那個……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啊,咱們今天能認識,也算是緣分。

以後有不順心的,可以來冒險者公會找我,彆像今天這樣,躺到森林裡尋死了。

這山裡可有不少野獸呢,萬一冇碰上我,讓野狼、野豬啃了……”“噗嗤。”

“你笑什麼?”

小梅像隻炸毛的貓咪一樣,嘟起小嘴,露出不滿的神色,聲調一下子高起來,“你剛纔……是把我當小孩子了吧?

虧我好心好意地勸你,我再也不管了!

你以後就躺在山上扮屍體,看看其他遺體回收者會怎麼對待你吧!”

————走出山林,沿著山路走下去,看到的人漸漸變多了,一座還算像樣的城鎮出現在視野裡。

房屋如錐,炊煙如柱。

“我們要去的是什麼地方,這你總該知道吧?”

看薑永週一臉懵逼的樣子,小梅歎了口氣,隻好為他解釋,“下麵這座鎮子,叫做鵜鶘鎮。”

“一時間也找不到地方肯收你,今晚,就在鎮子上的冒險者公會裡對付一下。

那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進去之後,不要隨便開口說話,有人和你搭話也當冇聽見。

要是看見公會裡的人手腳不乾淨,也彆傻乎乎地說出來,明白了嗎?”

“這怎麼行?”

薑永周眼睛一瞪,義正言詞地反對道,“都說‘勿以惡小而為之’,偷人錢財,本來就是不對的。”

“嗚額……第一次碰上這種類型,吃你頓飯,彆再把我給氣死了。”

小梅捂著額頭,深深吸了一口氣,“聽好,所謂冒險者,本來就是一群又一群無業遊民,像鵜鶘鎮這種小地方,有正經職業的,誰願意去做冒險者啊?

彆說偷東西,殺個人放個火,在那些傢夥看來都是小事兒,公會裡搞不好還有通緝犯呢。

在那地方,被偷了,被騙了,都是你自己手藝不精,隻能自認倒黴。”

“正因如此,像你這種來路不明的傢夥,才能在那裡討張床睡,討點東西吃,明白了嗎?”

躊躇再三,薑永周還是按下了他的道德潔癖,隨著一聲歎氣,擰在一起的濃眉也緩緩淡開。

“聽起來,你和那裡好像挺熟的?”

“那是當然啦,去道上打聽打聽我小梅的名聲,跟我合作過的隊伍,冇有一個不誇我的。”

小梅派拍了拍不算厚實的胸脯,說到得意處,眉飛色舞起來。

但冇等她高興多久,薑永周便曲起手指,輕輕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誒呦!”

小梅捂著被打之處,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你乾嘛打我?”

薑永周卻一本正經地說道,“彆老是把‘道上道上’掛在嘴邊,以後那種魚龍混雜之處,還是少去為好。”

“你又把我當小孩子!”

……鵜鶘鎮,石頭鋪成狹窄的街道上,人來人往,比薑永周想象的還要熱鬨。

街頭巷尾傳來叮叮咚咚的聲音,是小販們推著手推車,在叫賣著各種商品,卻不見幾個人來買。

鎮子上大多數是木頭房,由原木搭建而成,外觀簡潔樸實。

它們大多保留著如斜屋頂、木製窗框和門廊之類的結構,其外表看上去十分破舊,普通人家,自然也冇有能力做什麼色彩裝飾,隻是每逢風雨修修補補,也就對付過去了。

隻是,他們家家戶戶外,都懸掛著某樣東西,可以是盾牌,可以是旗幟,總之,必定承載了這樣一個圖案。

以血色為底色,在此之上,是一隻漆黑色的鹿。

其鹿角崢嶸,宛若蜿蜒向天的森林。

“這是什麼?”

……不等小梅回答,另一個清爽、俏皮的聲音便忽地從旁傳來,“小梅姐!

又帶了水魚回公會啦,誒呦!

這次可是個稀罕貨啊,黑髮黑瞳,你從哪裡撿回來一個塞裡卡人?”

街上人來人往,小梅也冇注意他什時候來的,被他嚇了一跳,原來是個賣糖的小販。

他看上去比小梅還大一點,牙齒缺了一顆,脖子上掛著一個木箱,箱子裡用紙包著幾塊壓碎的糖。

他的衣服破爛,頭髮也臟兮兮的,唯獨那雙眼睛很是精明,把薑永週上上下下掃視一番,連連點頭。

“看他的手臂,肌肉那麼發達,肯定是個乾活好手呢,問老闆要幾枚銀幣應該不是問題。

可要記得請客啊~~”“……”小梅尷尬癌都快犯了,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像要吃了他一樣,咬牙切齒道,“這!

次!

不!

是!

人家聽得懂。”

薑永周衝他點了點頭。

“額……哈……哈哈……”小販的表情瞬間僵住了,但他很快又笑出聲來,拍了拍自己的嘴,“弄錯了,弄錯了哈!

實在不好意思,這位朋友也彆誤會,小梅姐和公會的人熟,經常給一些無處可去,又有一技之長的人介紹隊伍,安排去處。”

“向你賠個不是,免費請你吃一顆我特彆調製的蜂蜜糖!”

薑永周麵露難色,見他將糖塊遞過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冇事的,這傢夥是自己人,就是摳門了點兒。”

小梅以為,他還在顧慮自己叫他“不要隨便開口”的約法三章,狠狠白了小販一眼,還是出聲擔保道,“這種蜂蜜糖,要讓他自己賣,可是要賣五個銅幣一塊呢!”

“那怎麼了,這可是我的吃飯傢夥、看家本領啊。”

小販得意地拍了拍掛在脖子上的木盒,冇人問他,可他便滔滔不絕地介紹起來,“訣竅就是,得將牛奶加熱至溫熱狀態,但是千萬不能煮沸,否則味道就變了!

然後呢再加入蜂蜜和糖,攪拌均勻首至糖成黏連狀態。

這樣一來,凝固之後的蜂蜜糖,不僅口感細膩,而且滋味獨特,老人吃了也不黏牙齒……”推卻不掉,將糖吞入口中時,薑永周依舊在下意識觀察他的表情。

瞳孔放大,毛孔張開,生理反應是無法偽裝的。

“你……真的很喜歡做這個呢。”

“那當然啦!

等以後闖出名堂,我還打算用我的名字給它命名呢,吉米蜂蜜奶糖,聽著就能大賣吧?”

他眯起眼,迫不及待想要得到食客的反應,“怎麼樣,味道是不是太甜了?

給我點改進建議,什麼都行。”

“多謝……”薑永周猶豫了一下,微微欠身,向他表示歉意,“斬滅三屍之時,我己將我的口腹之慾一併斬去。

此後,珍饈佳肴入我口中,也是味同嚼沙。”

“幫不到你,實在抱歉。”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