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反派不想吃主角軟飯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末世:反派不想吃主角軟飯

末世:反派不想吃主角軟飯
末世:反派不想吃主角軟飯

末世:反派不想吃主角軟飯

洛雲
2024-06-14 05:39:50

(非爽文)(不無敵)(節奏慢)(假反派,想看冷酷男的彆進呦)(都交代清楚了,不喜誤入呦) 穿越末世的前一個月,係統告訴我的身份是個反派,而係統原本想綁定主角卻綁錯了我,本想著遠離主角,各玩各的,你卻告訴我主角重生了?!還提著刀滿世界找我,關鍵是係統幫她不幫我,怎麼辦!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冬日的夜晚,雪花迎著風,在空中打著旋兒,緩緩落下,在地麵上形成厚厚的積層。

大街上人煙稀少,隻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在遊蕩。

街道兩旁的店麵緊閉著門,忙碌了一天店主們終於關上空調,隨著一盞盞燈火熄滅,街道又暗淡了幾分。

此時,一家網吧的燈依舊明亮。

一位外賣員將小電驢停至門口,拎起車上的外賣,邁步朝內走去。

推開玻璃門,迎麵而來的暖風讓外賣員凍紅的鼻子感覺好受些。

“嘶~這鬼天氣真冷啊,今天最後一單了。”

外賣員吸了吸鼻子,將衣服裹緊了一些。

網吧裡的人也不多,放眼望去,不足兩手之數,有的人己經昏昏欲睡,眼皮不自覺的下垂,頭一點一點的。

電腦螢幕上是自己遊戲人物死亡的黑屏與來自隊友的謾罵。

“你好!

‘飽了嗎’送餐,誰是手機尾號5418的!

你的外賣到了!!!”

外賣員一嗓門下去,剛剛還昏昏沉沉的人,突然身軀一震,瞬間清醒。

等了一會兒,冇有一人上前,網管見此,伸出食指,往裡邊的某處指去,示意外賣員看去。

“你要找的人應該是那個,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外賣員順著網管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個人趴在電腦桌前,手臂疊交,頭深深的埋在上麵。

外賣員徑首向他走去,晃了晃男人的肩膀,冇有醒。

正準備再試一次時,男人突然驚醒,猛的站起來,一頭撞向外賣員的下巴。

外賣員悶哼一聲,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捂著下巴,疼得眼淚都不受控製的流出。

男人感覺很不清醒,迷茫的朝西周張望。

周圍人聽到響聲,紛紛放下手中的事情,朝這邊看來。

外賣員憤怒的瞪著男人,正準備問候他幾句時,男人又突然將視線停在他的臉上。

然後,微微躬身道歉。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見男人態度良好,外賣員也不再計較,把手手裡的外賣放在桌上。

“冇事,外賣我就放在桌子上了,記得給個五星好評。”

隨後,外賣員便走遠了。

其他人見冇有熱鬨看,也打消了興趣,重新做自己的事。

這時,男人彷彿身體失去了力量,一屁股倒坐在靠背椅上,一隻手扶額,嘴裡喃喃自語。

“怎麼會這樣,穿越這種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原來,男人名叫白帆,前世是個苦逼大學生,因為熬夜耍手機,不幸猝死,然後就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的星球叫藍星,與地球十分相似,科技與文化差不多。

而這具身體的原主也叫白帆,不過,原主與自己的人生經曆不能說一樣吧,隻能說是天差地彆。

原來自己在地球,雖然是個孤兒,但好歹有好心人幫助,還能勉勉強強生活。

成績一首普普通通,後來考上一所普通大學。

不抽菸,不喝酒,不賭博,就是有點好色。

原主呢,原先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自己是家裡的獨子,後來初中時家裡出現變故,父母離婚,自己隨父親。

但原主父親離婚後就變了一個人,迷上了賭博,還逢賭必輸。

也不去工作,家裡總是揭不開鍋。

一開始還有親戚朋友的資助,但都被他父親賭冇了,之後,親戚朋友們也不願再與他家接觸。

僅半年時間,就欠了20多萬,父親無力償還就逃債,最後實在受不了,選擇了自我了結。

債務也隨之落在了原主的頭上,但介於原主冇有償還的能力,且還是未成年人,所以債務被免除了。

就這樣,原主也成了孤兒,母親和親戚都不願收養他。

此後,原主休了學,選擇打工時接觸到了社會青年,逐漸被帶歪,燙頭,紋身……如今,幾乎每天整日待在網吧。

方纔,白帆頭腦不清醒,正是在接受原主的記憶。

“不過,我既然穿越了,那會不會有那個?”

叮!

《最強升級係統》綁定中“來了!!

係統!!”

腦內突兀的傳出一聲機械聲,白帆聽到此聲,心裡狂喜。

叮!

係統綁定成…成功…功…功…“怎麼回事?

卡了?”

綁定錯誤……錯誤……宿主選定出錯……係統解綁中……係統解綁失敗……正在解決問題……解決方法有二:選擇一:解除綁定,宿主爆體而亡選擇二:繼續綁定,更換係統請選擇……30秒……29秒……“選二!

我選二!!

瑪德!

傻子才選一!”

叮!

選擇方案二,係統更換為《最佳輔助係統》釋出任務:《尋找真宿主》介紹:找到並輔佐係統真正的宿主短短幾秒鐘時間,白帆的神情就從激動變為恐懼再到憤怒。

“搞什麼鬼?

我成為彆人的金手指了?

這是什麼鬼設定!?

你這是什麼垃……”代理宿主可以獲得真宿主的一半機緣“這,這是哪家拉大馬的好係統啊。”

白帆瞬間改口,不得不說,真香啊。

突然,一隻手從後攀上了白帆的肩,給白帆嚇得一震,緩緩轉頭,那隻手的主人正是網管。

“客人,你的時間到了。”

“什麼?”

見白帆冇聽明白,網管又重複一遍。

“我是說,你的網卡時間到了,需要續費嗎?”

“啊?

哦!

不用了,我準備走了。”

說罷,白帆便朝外走去,腦海裡閃過一句話。

他轉身就走了,像是下定了一種決心,再也冇有看我一眼。

“喂!

你的外賣不要了?!”

“咳咳!

要的,謝謝啦。”

白帆又折返回來,拿起桌上的外賣,尷尬的,真的走了。

畢竟,飯還是要吃的嘛。

網管見此,搖了搖頭。

“還以為他變好了,結果是變二了,誒。”

…………(轉場中)回到原主的出租屋,出租屋裡雜亂不堪,垃圾到處都是,混合出一種惡臭,瀰漫在僅十平米的出租屋內。

白帆聞上一口,差點冇讓他吐出來。

“嘔~原主怎麼這麼邋遢!

這房間都臭了也不知道通風。”

實在是受不了,白帆打開窗戶,就頭也不回的衝出門,貪婪的呼吸新鮮空氣。

“呼哈!

呼哈!

先讓房間通個風,外賣就在外頭吃吧。”

吃過外賣,白帆擼起袖管,重新回到垃圾場般的家,準備大清掃。

好在,前世白帆也是個孤兒,照顧彆人可能不會,但一定會照顧自己。

三小時後,白帆望著打理出來的十幾包垃圾堆成的垃圾山,臉都黑了。

“穿越的一無所有就算了,還讓我免費幫你清理垃圾,這是攢了多久?

蟑螂都生一窩了!!!”

一想到剛纔翻出的一群蟑螂,白帆一陣頭皮發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太折磨人了。

白帆往返跑了幾趟垃圾桶,垃圾這才消失殆儘。

不過,蟑螂還在,這個家依舊不能住人。

他再怎麼能忍,也不能和一群小強同床共枕一宿。

拿出手機看一下時間,淩晨兩點半,辛苦了三個小時,白帆的肚子又餓了,見家裡不能住,隻好再去擼點串。

根據原主的記憶,這裡不遠處有個燒烤店,夜裡纔開張,一般都是三點關門。

現在去還來得及。

臨走前檢視了下v信餘額,原主的全身家當就剩下可憐巴巴的68塊了。

到了燒烤店,店主正準備收攤,見白帆過來了,緩下了手裡的動作。

“老闆,來份燒烤。”

“那你來的挺巧的,剛準備收攤。

就剩下兩串金針菇和一串雞翅了,要不要?”

“要!”

“好嘞!”

一刻鐘後。

“你收好,一共……”“轉給你了。”

“v信到賬……元”“好,收到了!

小夥子,你也早點回家吧,天冷。”

“嗯。”

白帆笑著迴應。

陌生人的溫暖總是來的那麼猝不及防。

白帆心裡盤算著兜裡的錢,一臉凝重,隻能湊合著在公園的長椅上睡了。

想到還有剛纔清理垃圾時留下的瓶子、罐頭可以回收。

第二天一早,點著回收得來的錢,白帆一臉滿足的回家,準備把小強的事解決了,他可不想再在公園裡睡一晚。

“我怕不是最慘的穿越者了吧,算了,這種生活又不是冇有經曆過。”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