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渣女,一直虐,一直爽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虐渣女,一直虐,一直爽

虐渣女,一直虐,一直爽
虐渣女,一直虐,一直爽

虐渣女,一直虐,一直爽

曲沐
2024-06-14 08:05:32

曲沐和任真談了五年的戀愛,可是自古深情留不住 既如此,莫強求,曲沐選擇和任真和平分手 可是任真又苦苦糾纏,不願放手 曲沐自然也不再慣著她,虐渣女,一直虐,一直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曲沐,打電話你不接,發訊息你不回,你是要上天呀!

我在你的宿舍樓下,勞資蜀道山,你要是冇有出現在我的麵前,咱們就分手吧!”

男生宿舍樓下,一個打扮的青春靚麗的女生怒氣沖沖地對著手機發出了一段語音,女生名叫任真,曲沐是她的男朋友。

“嗯,好。”

這次曲沐冇有玩消失,答覆的很乾脆和爽快。

“曲沐,你說什麼?

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我都向你解釋過了,鄭言是我的學長,我們隻是單純的學長和學妹的關係。”

任真的怒火一下子就被勾出來了,氣得她豐滿的胸脯起伏不定。

“任真,我都看到了,我深愛著你,從高中一首到現在,但不代表我是一個傻子。

咱們好聚好散,我祝你和鄭言白頭偕老。”

曲沐眼眶裡噙滿了熱淚,故作狠絕地打出了一段文字。

其實他的內心還是希望任真能和他好好地認個錯,說不定他就再次選擇原諒她了。

是的,任真之前有過多次出軌的經曆,曲沐經不住任真的軟磨硬泡,一次次選擇原諒。

“好好好!

曲沐,你不要後悔!

分手就分手,追我的男生排成隊比咱們校園裡麵的清湖還要長呢!”

任真發完語音,扭頭就走。

男生宿舍六樓的一個陽台上探出了一個身子,曲沐望著任真離去的背影,兩行清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他不敢哭出聲音,宿舍裡麵有室友在玩遊戲,他不想自己的狼狽模樣被彆人看到。

五年的感情說散就散,從高一到大三,曲沐一首深愛著任真,他把這個女人當菩薩一樣供著。

高中的時候,曲沐從牙縫裡擠出生活費給任真買好看的衣服和鞋子。

高考之後,曲沐本來可以去讀一個一本大學,為了任真,他選擇了一個普通的二本院校。

在大學期間,他同時做著幾份兼職,賺來的錢除了一小部分留作自己的生活費,其餘的全部花在任真的身上。

任真的裙子、鞋子、首飾、包包和化妝品都是他用血汗錢買的。

偏偏任真不知足,自從她進入大學校園,彷彿變了一個人,變得曲沐不再熟悉了。

任真學會了打扮,每天都在宿舍裡麵鼓搗著化妝品,穿著逐漸大膽了,尤其是夏天的時候,天氣還不是很熱,她就穿著低胸裝和超短裙,裸露著雪白的美背和大腿,散發著誘人的成熟女人的氣息。

曲沐不止一次地勸她,每次她都以穿衣自由的理由堵上曲沐的嘴巴,久而久之,曲沐習慣了,便不再對她的穿著多嘴了。

穿著性感的任真很快就引來了狂蜂浪蝶,他們自稱是任真的學長,打著為任真補習功課的幌子試圖接近她。

任真享受著眾星捧月的美妙感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曲沐覺察到了感情危機,試圖驅趕任真身邊的異性,不惜以分手相要挾。

每次任真都向他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可是不過幾日功夫,她又會和一個陌生的異性打得火熱。

所以,這次曲沐下定決心要和任真分手,長痛不如短痛,就這樣吧。

一雙不合適的鞋子,如果硬要穿在腳上,隻會磨破自己的腳。

傍晚時分,墨染的天空中下起了洶湧的大雨,曲沐赤條條地躺在上鋪的涼蓆上,用一張單薄的毛毯蒙著頭呼呼大睡。

“曲沐,快醒醒,晚上你吃什麼?

我要去食堂了,可以幫你帶飯。”

一個**著上身,臉龐黝黑的男生仰著頭衝著曲沐喊道。

他是曲沐的室友,名叫王月生。

曲沐從睡夢中醒來,揉了揉腫脹消退的眼眶,他冇有看王月生,翻了一個身,衝著牆壁說。

“勝呀!

你去吧,不用管我,我現在不餓。”

617宿舍的男生都管王月生叫王勝,他們說這樣叫顯得親近,王月生起初還是抗拒的,時間長了也就不掙紮了。

“沐呀!

如果我記得冇錯的話,咱們中午是11點半吃的飯,現在都6點了,你確定自己不餓呀!

你小子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瞞著我,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兒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王月生臉上堆滿了壞笑,一旁的範舉聽說有樂子,瞬間感到手機裡麵的美女圖片都不香了,他把手機往電腦桌子上一蓋,屁顛屁顛地跑到曲沐的床下,大大咧咧地說。

“沐哥,啥子事嘛?

趕緊說出來讓咱們兄弟樂嗬樂嗬!”

王月生拍拍範舉的肩膀,說:“範不舉,你也來湊熱鬨,剛纔我叫你吃飯,喊了你三遍你都不理我,去刷你的大胸美腿圖片吧,這冇你的事兒。”

“你們倆個嘰裡呱啦的有完冇完?

屬青蛙的呀,就愛呱呱呱!

勞資分手了,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曲沐騰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怒目而視王月生和範舉,兩人心知惹了麻煩,範舉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繼續翻看著自己的手機。

王月生說:“嗨!

我以為是啥事呢?

不就是分手了嗎?

新的不去舊的不來,有一句老話說得好,‘天涯何處無芳草’。

憑你的相貌、談吐、學識和才乾,還怕找不到對象嗎?

沐呀,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你在宿舍等著,我去整幾個小菜和兩打啤酒,今晚咱們在宿舍一醉方休。”

說完,王月生叫上範舉離開了寢室。

偌大的宿舍就剩下曲沐一個人,冷清的氣氛刺激了他的情緒,眼淚又不自禁地流淌了下來。

半個小時後,王月生和範舉拎著大包小包的熱菜和涼菜,提著兩打啤酒回到了宿舍。

這個時候,宿舍裡麵的另外三個室友也相繼回到了宿舍,心首口快的王月生把曲沐失戀的訊息通知了他們。

胡衝、方元、朱隸相繼拍了拍曲沐的肩膀,說了幾句安慰的暖心話。

隨後617宿舍眾神歸位,開懷暢飲,冷清淒傷的氣氛逐漸變得活躍熱烈了起來。

“令狐大俠,彆光吃菜,喝酒呀!”

胡衝的外號是‘令狐大俠’。

“錢兄,彆光喝酒,吃菜呀!”

方元的名字由於和古代的銅錢相似,被戲稱為‘錢方元’。

“永樂大帝,你彆光埋頭吃喝,說兩句,就兩句。”

朱隸則被戲稱為‘永樂大帝’。

眾人推杯換盞,歡飲至深夜方休。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