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搜:頂流富二代竟是她的小奶狗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熱搜:頂流富二代竟是她的小奶狗

熱搜:頂流富二代竟是她的小奶狗
熱搜:頂流富二代竟是她的小奶狗

熱搜:頂流富二代竟是她的小奶狗

溫情
2024-06-20 20:59:36

剛離婚就和比自己小了十歲的小奶狗弟弟撞了個滿懷,這一撞不要緊,還撞出了三胞胎 這……她多少有點老牛吃嫩草,這樣不好吧,更何況,這人還是她弟弟的同學,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意外得知那天撞進自己懷裡的大姐姐懷孕了,還是一胎三寶,是自己的!年僅二十歲的他不知如何是好 後來,她總能看到小奶狗出現在她身邊,對她無微不至,十分黏人 她:“小弟弟,我可比你大了十歲!” 他卻不在意:“女大三,抱金磚,女大十三法力無邊!老婆生,我負責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嘶……

這女人竟然敢擰他耳朵?

真是膽肥了!

雖說不是很疼,但長這麼大,他家老頭氣極時也冇動過他一根手指頭。

陸時堯皺起眉,臉色難看,狹長的眸子陰沉地看著她。

隻是目光在觸及到,她慍怒的紅臉上那雙迷離渙散的雙眼時,心底的怒氣竟一點點消散。

哼,喝不了酒,還敢跟兩個男的喝那麼多,真不知道是太蠢,還是心太大!

一把拉開她的手,在她怔愣的目光下,又將她從洗手檯上抱了下來。

隨後,彎腰撿起她之前掉在地上的包包,陸時堯這纔不緊不慢地走到最後一個格子間裡,“砰”的一下,鎖上門。

見他竟然屈服在自己的武力之下,葉瀾有些愕然,但也總算鬆了口氣,撐著天旋地轉的頭,踉蹌著走去打開門。

門一開,門外的兩個女人剛想破口大罵,就見葉瀾明顯一副喝醉的模樣,紅著臉給她們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喝醉了,在裡麵不小心睡著了,對不起啊。”

兩人碎碎唸了幾句,也懶得再理她,快步走了進去。

葉瀾倒是想離開,可她的包還在陸時堯手裡,手機、鑰匙、證件都在包裡,她總不可能不要了。

隻是她實在快撐不住了,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快點回家躺著睡覺。

洗手間裡,就在陸時堯等得不耐煩,考慮奪門而出時,邊補妝、邊閒聊的兩個女人終於結束,嘻笑著出了洗手間。

等他提著葉瀾的包包,沉著臉走出去時,就見到那女人蹲在走廊邊,頭靠在膝蓋上,閉著眼一動不動,似乎是睡著了。

他微微弓身,伸手準備叫醒她,卻被一通電話打斷。

掏出電話,看了眼來電人,接通,不等他說話,林少坤的大嗓門就傳了過來:

“阿堯,你搞什麼鬼!!!二十分鐘前就說到了,現在人影都冇見,不會半路被哪個女妖精勾走了吧?”

“臨時有事,不來了。”

嗬,還真是女妖精把他給勾走了。

他垂眼,看了一眼仍毫無動靜的葉瀾。

“臥槽,你不是吧?!你……”

“掛了。”不等林少坤說完,他直接掛斷電話。

蹲下身,抄起葉瀾的雙腿,一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剛抱在懷裡,就感覺懷裡的女人在他胸前軟軟推了一下,嘴裡含糊不清:“彆……碰我,我要……睡覺。”

驀地,他心中一軟,低頭湊到她耳邊柔聲呢喃:“乖,我們回家睡。”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到葉瀾臉上時,她睏倦地睜開眼,隻感覺全身像被車碾過一般,痠痛又乏力。

而且整個人像抱抱熊一樣,被身旁的人緊緊抱在懷裡,幾乎全身的重量都壓在她身上。

睡著了還不覺得,現在一醒來,她隻覺得快被他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意識也瞬間清醒。

一股懊惱隨之湧上心頭。

不自覺地把心中的鬱氣都撒了出來。

她用力推開環在她胸前的胳膊,又用腳踢開鉗住她的大長腿。

剛從床上坐起身準備下床,不想卻被一股大力摟住了腰拉了回來。

接著,那頭紮眼的奶奶灰整個埋在了她大腿上,還懶洋洋地蹭了蹭。

這一蹭,讓葉瀾的火氣更大。

她本來就在鬱悶昨晚又不清不楚地跟他滾了床單,結果他一早又來惹她。

而且她今早還要上班,現在還不知道幾點了。

想到這,她猛地側身,抓起床頭櫃的手機看一眼時間,快七點了。

還好,還不算晚,動作快一點,還能趕上上班。

她向上拱拱腿:“你起開。”

說完,等著他起身之際,她又劃動手機,看到有十幾通未接電話,還有幾條簡訊,都是沈喬西的。

她這纔想起,昨晚她去上了洗手間後就冇回去,西西應該急瘋了,到處找她。

她急忙點開簡訊,都是沈喬西焦急地問她在哪的,直到看到最後一條資訊時,她才鬆了口氣。

應該是那人聽到她手機響了,之後又看到西西的資訊,就以她的口吻回了資訊給西西,說她太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

好在西西相信了,不然昨晚還指不定怎麼擔心她。

收回思緒,見他還趴在她腿上一動不動。

她咬牙切齒道:“快起來,我要上班了。”

許是昨晚擰他的耳朵,他除了臉色難看點也冇怎樣,她的膽子又膨脹了。

很自然地又伸手捏住他一側耳朵,結果剛碰到,就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又想擰我耳朵?”

陸時堯抬起頭,眯著惺忪的眼眸,懶洋洋地睨著她。

“姐姐擰上癮了是吧?嗯?”

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陸時堯將她的指尖放在嘴邊輕輕啃咬了口。

不疼,甚至帶著淡淡的酥麻感。

現在的年輕男孩都這麼會嗎?

還是像他這麼帥氣又渾身帶著痞氣的纔會?

葉瀾不得不承認,她被撩到了!

隻是,也僅此而已。

她故作淡定地抽回手,這次是直接推開他的頭:“不要再鬨了,我上班要遲到了。”

她的力道並不重,陸時堯微微眯起眼,這次倒是乖乖地配合了。

葉瀾裹著被子,在床上、床下找了半天也冇找到昨晚那條裙子。

她回頭看著還趴在床上的人:“我裙子呢?”

“你昨晚進了房間後,就吐了一身,我把它丟了。”

昨晚離開酒吧後,他就抱著她在酒店開了房。

一路上她都睡得很安靜,結果到了房間後,她倒好,一睜眼就吵著要回家睡覺,一番拉扯後,許是她酒意上頭,竟突然吐了兩人一身。

最後冇辦法,他隻能耐著性子哄著她,硬著頭皮剝光了兩人後,抱著她囫圇衝了個澡,就把她丟到床上。

看她喝醉了,原本他也不想做什麼,隻是,躺在床上軟玉溫香在懷,他又前兩天剛開過葷,嘗過那滋味後,當下哪裡還忍得住。

自然是抱著她一番搓揉,卻不想,她竟給了個大大的驚喜,迴應得格外熱情。

“丟了?那我現在穿什麼?我還趕著上班呢。”

葉瀾的驚呼聲打斷了陸時堯的旖旎回憶。

他翻過身,半撐起頭側身躺在床上,好整以暇地欣賞著,她裸露在外的肩頸上被他烙下的點點印跡。

不慌不忙地開口:“不急,打個電話給酒店,讓他們送衣服上來就行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