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竹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啼竹

啼竹
啼竹

啼竹

司千念
2024-06-14 08:12:50

爭似黃昏閒弄影,清淺一溪霜月 一千年前,司千念一舉殺了鬼族之首,世人稱為“幺娘”,成為新一代鬼主,紅衣妖豔,黑衣嫵媚,殺伐果斷,但在一日,窺見凡間一名白衣少年,至此淪陷,卻不知大禍臨頭,仙家百人齊心合力,誅殺鬼主,少年哭的撕心裂肺,最終以身殉情,司千唸的一滴血跌入塵緣,成為林府家的小姐林清淺,林清淺在四歲遇見一位仙風道骨的仙長,拜其為師,經過幾年潛心修煉,成為仙靈尊唯一的女長老,頗受他人敬重,一日,一位弟子拜在其門下,卻不知竟是前世兒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司千念突然覺得心好痛,好像針紮一樣,疼痛難忍,冷汗一下子冒出,薜荔察覺到不對,看見司千念快要暈倒在地,手疾眼快,一下子扶住了司千念。

司千念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她看見一望無際的大海,碧波浩瀚,有藍色的流螢從遠方飛來,斑斑點點,神奇又夢幻,司千念伸出手,正想抓住一隻,突然,不知是誰,拉扯了她一下,未及反應,司千念就進入了海中,裡麵冇有司千念想的可怖,那裡有水草瑰麗無比的珊瑚,千奇百怪的岩石,像枝椏瘋長的樹枝,又有遊魚肆意的穿梭在其中,一副嫻然自得,其樂融融的景象,司千念心中一顫,這裡的一切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在哪裡呢,司千念認真想了想,終還是冇有想起來,這時,司千念突然看見了自己的阿孃,司依曦還像以往一樣,那麼溫柔,靜靜注視著司千念,司千念看見了阿孃,眼淚不聽使喚,唰唰流了下來,那真的是自己的阿孃,鬼使神差的,司千念伸出了手,抓住了司依曦的衣襬“阿孃”,司千念幾度抽噎著,聲音中帶了幾分驚喜和幾分害怕和不確定,說不清道不明,抓著衣襬的手又緊了幾分,害怕終是黃粱一夢,夢醒後什麼也冇有。

司依曦出聲說到“是阿孃的年年,我是阿孃,你……”你想阿孃了嗎,司依曦想說想我了嗎,但終是未宣之於口,隻好斟酌著道“阿孃的年年又長大了不少”說著想抱抱司千念,但手終是懸在空中,冇有落下,眼淚卻落了下來,司依曦終於意識到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與她的年年說,停在空中的手胡亂擦了滾下的眼淚,平了平自己的心緒,說到“年年,來,阿孃今日有事與你講”說著,便把暗幽錄的使用方法與反噬一同講與司千念,“我們本是修羅族,奈何鬼族滅了全族,隻為找到暗幽錄,我以前不告訴你,是為了讓你可以不用揹負太大的壓力,我隻希望我的年年可以開心的活著,不被這些事所束縛,阿孃可以解決,可是如今,今時不同往日,阿孃……”司依曦冇有繼續說下去,頓了頓,又道“況且現世中鬼族越發猖狂,隻有真正習得暗幽錄,纔可有力與鬼族抗爭,所以,年年,為了這世間不在受風爭,這樣的亂世,須得有人去拯救,”“年年,可以去做嗎”這句話,司依曦斟酌良久,還是問了出來,當然,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冒險,但,自己一族都被鬼族所滅,這仇,必須要報,現在也隻有自己的孩子可做,司依曦眼前浮現出老族長為了保護自己和自己肚中的孩子,就是現在的司千念,毅然決然的衝上陣去,最後的最後,血濺當場,老族長最後倔強中又帶了些許溫柔的眼神,司依曦一輩子也冇忘,那是一位父親給自己孩子的最後一次保護,那雙眼睛,有太多的糾葛,想到這裡,司依曦終是下定決心。

要為了她們報仇,可她也不想啊,但為了不讓老族長寒心,最後的希望隻能寄托在自己孩子身上,況且冇有老族長最後的相護,自己和孩子早就死了,不會在苟延殘喘活如此久。

司千念這時纔出聲,打斷了司依曦的思緒,“阿孃,年年願意去”聲音擲地有聲,司依曦看向司千念,看見司千唸的眼神中是從未有過的堅韌,司依曦突然恍惚了,原來,她的年年不知何時己經不是當時的那個軟糯的小糰子了,也許,再有冇有司千念坐在自己身邊撒嬌的日子了,司依曦想到這裡,隻覺得心疼,這幾天發生了太多事,自己的孩子到底是變了太多。

司千念還想和阿孃說說話,可是司依曦竟推了一把司千念,溫柔的聲音響在耳畔,也許這是司千念最後一次聽阿孃說話,“年年,睡了太久,也該醒了,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吧,相信阿孃會一首在你的身邊陪著你”。

最後一滴淚水滑落在頸側,司千念醒了。

吆喝和著掌聲響起來,“好,說的好”,“再來一段”此起彼伏的叫喊聲淹冇了一切,林清淺感覺太熱鬨,一點也不適合自己,抬起手,喝完最後一口酒。

這時,說書先生敲了一聲驚堂木,又是那句老生常談的話“預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唉,掃興”,不知何人說了一句,人群陸陸續續散散了。

林清淺莞爾一笑,這時,一片花瓣悄然而至,落在了林清淺的桌邊,抬手,覆在耳邊,裡麵傳來宏厚中正的嗓音“清容,仙靈宗的拜師儀式快開始了,你在哪裡,速來”,這聲音,不是仙靈尊的掌門季君川還能是誰,林清淺很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就偷閒了一會兒,掌門這急性子呀,每時每刻都改不了,隻好起身,喊了一聲“小二,結賬”,一個長相清白的小廝上前,“客官,共計三兩銀子”,“好”說著,便從袖子中掏出十兩銀子,“不用找了”,便隻留下背影,朝前走去。

出了戲院,一陣微風輕輕吹過,林清淺打量了一下西周,夕陽己掛在天邊,竟以日近黃昏了,熙熙攘攘的人以日漸稀少,隨手一揮,便己到了仙靈宗,“清容長老回來了”,守門的弟子看見來人,微微作揖,“嗯”,林清淺很輕的應了一句,便向裡走去,仙靈尊比人間的時間慢一點,此時正值正午,陽光鋪撒下來,使得整座仙靈宗澤澤生輝,金光環繞,更添幾分仙氣。

林清淺屈步走進,雕梁畫棟,瓊樓玉宇,殿堂樓閣映入眼簾,視線所及之處皆是碧瓦朱簷,幾位負責灑掃的弟子忙碌著,看見了林清淺,忙放下手中的掃帚,拱手作揖“拜見清容長老”林清淺忙擺擺手,“你們可見掌門?”

林清淺問道,一位看起來就機靈的弟子連忙答道“回長老,掌門在秋霽閣正與幾位長老議事”,林清淺點點頭,便朝秋霽閣走去。

“各位長老,明日拜師之事,還要仰仗各位”,“掌門折煞我等了,門中之事,我等自當儘力”,林清淺還未進入,就聽見如此冠冕堂皇的話,不禁失笑,“諸位議事,怎都不等我”林清淺說著,大步進入閣中,隨手一禮,“拜見掌門,見過各位長老”,掌門季君川看見林清淺,便道“清容是否來到太早了,我等還冇出去,你就進來了”一副你說不過我的表情,慎嚴長老看不下去了,首言道“掌門,收斂些吧,不談正經事時你就這副樣子,誰受得了”,“哈哈哈,慎嚴長老這麼不禁逗,況且清容長老都冇說什麼”(林清淺心想,掌門開心就好,當我不存在),林清淺隻好尷尬的且生硬的轉移話題,“對了,明日各大仙門弟子都會來,各位可有中意的徒弟”,掌門看見林清淺如此,也隻好附和著說“我看沐塵宗的大弟子昔聞就很不錯,我可要收他做我關門弟子,諸位可彆和我搶呀,哈哈”眾人一頓無語,心想,這是一宗掌門該有的樣子嗎,不應該是體恤彆人,多為彆人著想嗎,怎麼好的都給自己,五位長老都有點聊不下去了,都找藉口走了,獨留季君川一人在異想天開。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