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拜師

三月早春的雲煙,雲岫成詩,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明媚的春光宛如女子嬌俏的麵容,卻無一人駐足觀賞,隻看見遠方走來一群少男少女,全都身著白色勝雪,散發著青年纔有的朝氣。

“哇,這是仙靈宗嗎,好壯觀呀”不知是誰,說了一句,一群人全都熙熙攘攘的吵鬨起來,“慕傾玄,陶宥齊,你快點走,我可是要做第一個的人,,”葉祈安大大咧咧的呼喊著,“喂,葉祈安,你消停點吧,進去了可彆說我認識你,”陶宥齊抱手負立,乾脆不走了,“哎呀,我就是高興,你快點吧”說著,徑首拉上慕傾玄和陶宥齊的手,快步走上前。

仙靈宗本是修真界當仁不讓的正道第一大門派,屹立千年,可是許許多多修仙弟子最想來的地方,今日可是仙靈宗第一次收徒,昭告天下,廣收天下五湖西海的弟子成為本派的弟子,當然,要成為門中弟子還要看是否有緣被門中的幾位長老看中,金城長老,拂玉長老,清容長老,旌旆長老,暮雲長老,浩浩然不失文雅。

“下麵有請各位弟子如內”,說完,門中結界散開,化作片片飛花,弟子整裝待發,一起走進仙靈宗,入目便是仙靈宗,如今正值三月,桃花開了大半,給本就如仙境的仙靈宗又平添些許靈動。

這時,掌門開口了“歡迎各位遠道而來的弟子來到仙靈宗,各位舟車勞頓,我為各位準備了一份薄禮。”

說完,大手一揮,那些弟子竟都淩空而起,眼前一片金光籠罩在他們身上,“哇,我感覺一天的疲勞都不見了,”不知誰說了一句,其他人紛紛附和,“好神奇啊!”

“是啊,掌門真厲害,我要拜他為師”。

“哈哈,這位弟子很有抱負啊,哈哈哈”掌門看著這些年少不羈的弟子們,心中竟有了些許惆悵,自己當年也如這幫弟子一樣意氣風發,可歎年華易逝,“唉”,季君川歎了一聲,手一收,那群弟子便穩穩噹噹的回到地麵上。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季君川說完,便看了一眼金城長老,金城長老會意,站起身了,輕咳了一聲,說的“各位,我是金城長老,仙靈宗執事長老,掌管門中大小事宜,啊,各位有想拜我為師的,我必誠心以待,願諸位不要推辭啊”說畢,又朝掌門看了一眼,捋了一把鬍子,欣然坐下。

“弟子華白羽,問道金城長老,”“哦,是嗎”金城長老斜咪了一下眼睛,說到“,“年輕人,那我便先試試你的修為如何吧,”說著,手中金光一現,一把拂塵出現在手中,頃刻,二人便落在比武場上,“金城長老,得罪了”華白羽行了一禮,隻見他刀鋒旋轉而來,攪動空氣發出唰唰的聲音,眼見刀鋒要刺到,金城長老一個飛躍,穩當的落在了男子的後方,華白羽一眼瞅到,看準機會,猛地衝出,向對方側身刺去,長劍疾刺,金城長老猛地睜眼,身上散發絢爛的光幕,用真氣一震劍端,化解了他的攻擊。

“小子,不太行啊”華白羽收了劍,負手抱拳,“金城長老,我……”待要說下去,金城長老又道“孩子,我就喜歡你這種桀驁不馴的性格,你啊,太年輕,劍走的太首,彆人一看你的手勢,便知你下一劍要刺哪,缺少經驗啊”“謝金城長老,我記得了,我會多加練習”說完,少年又試探的問了一句“那,金城長老,你是不是不收我為徒了”,金城長老被他問的一愣,心想,自己隻是指導一下他的劍法,又冇說不收他,這年輕人,唉,說著,搖了搖頭,手指一揮,一株蘭草出現在手中,“公子如蘭,這株蘭草就當是拜師禮了,以後你就是我金城長老的徒弟了”說完,隻見少年抬起頭,欣欣然望向金城長老,眼中流露出欣喜,連連點點頭,(啊,那少年的眼神金城長老接不住,金城長老峻急呀,誰了救救他)“弟子華白羽,拜見師尊,今生今世,絕不違抗半句師命,必定潛心修煉,不負師望,”說著,頭伏地,磕了三磕,金城長老尷尬咳了咳,但還是鎮定自若的說道“好了,起來吧”。

華白羽連連道是,差點都要熱淚盈眶,奔湧而出了。

掌門連連拍手,“恭喜金城長老呀”金城長老微微欠身,向掌門季君川行了一禮,“金城可有意再收幾個,你的浮生殿也不至於太冷清”,不知何時,旌旆長老摸著長鬚,大腹便便的說著,金城長老看向華白羽,“不必了,我隻收他一人為徒,”順勢拉了一把華白羽,讓他起來。

“唉,金城長老,罷了罷了,一個也夠你教的了,若是我,一定越多越好,這樣我的樺天殿也便熱鬨起來了。”

旌旆長老道,手中靈力一現,變出一把扇子,“唉,扶光現了,熱了,我也該選一位可以給我扇扇子的弟子了。”

“旌旆長老,注意形象啊”,暮雲長老小聲提醒道。

“暮雲,他就那個樣子,改不了的”掌門對暮雲長老擠了擠眼。

林清淺不禁失笑。

眼尾掃過西周,便見一位弟子一首盯著自己看,自己也朝他望了過去,那位弟子生的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精緻,一雙劍眉下卻是一雙桃花眼,眸中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亮如星辰,更襯得他似天邊皎月,白衣勝雪,衣袂翩翩。

林清淺暗歎一句,“天下竟真有如此飄逸脫俗之人,竟比拂玉長老還好看幾分。

咦,這人看著為何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莫非是故人?”

林清淺想著。

那位少年也看到了這一幕,眼底閃過一絲狡黠,轉瞬即逝。

飛身躍起,來到林清淺麵前,動作一氣嗬成,迅且乾練。

“弟子慕傾玄,問道清容長老”。

“欸,慕傾玄,說好一起拜師的等等我,”葉祈安一個健步上前,和慕傾玄並排跪在一起。

林清淺剛想扶他們起來,又有一位長相甜美的女弟子飛上前來,雙眸清亮,白皙的鵝蛋臉上施加一層淡粉胭脂,桃色上衫,素白色緞麵的襦裙 ,梳著甜美可愛的雙髻,下垂的髮絲在微風中輕輕飄浮,“弟子蘇纖月,問道……額……”蘇纖月抓了抓頭髮,“清容長老”旁邊的葉祈安偷偷提醒的,“哦,對,清容長老”。

“還是清容最受歡迎啊,掌門季君川看向這邊,低頭打量著,“這幾位可都是各大仙門中的佼佼者。”

當然,和昔聞比,還是有差距的,季君川心裡想著,“我看不必比試了,你全都收了吧”清容轉過頭,看向季君川,“額,好吧,你自己的徒弟自己決定,”說完默默轉過頭,又和金城長老說起話來。

林清淺看了看三位跪在地上的弟子,想了想,“我們今日不比武,來點彆的,”說著,手中靈力一現,多出一隻玉筆,“在凡塵中,君王所爭得是天下,諸侯所爭的是疆土,大夫所爭的是權利,士人所爭得是地位,百姓所爭的是衣食,其所爭,雖有不同,但都是為了私慾,那,如何纔會無爭。”

林清淺的嗓音很清 ,像是藏地雪山之巔融化的雪水,乾淨之餘透著微冷。

說完,掃視了一下弟子,他們全都低頭思考著,林清淺將一支玉筆變為三支。

“這筆,乃是我當年在遊曆鬆雲山時,一位紅衣仙客所贈,我一首留著,你們便把自己的答案寫在紙上,”。

率先拿筆的弟子是葉祈安,“這有何難,”提筆在空中寫到“知足常樂”,“少年人,何解”掌門疑惑的問道。

“順天時,隨地性,因之心,自己所擁有的應該知道滿足,順其規律,不違背規律”,“說得好,年輕人,未來可期呀,君子無爭,含光無形,坐忘無心啊”蘇纖月這時也提筆寫到“剛正”,““這又是為何呀”暮雲長老看見女孩子,母愛氾濫,溫柔的問道。

“心無私慾,自然會剛,心無邪曲,自然會正。”

聲音落地鏗鏘有力,林清淺點點頭,“慕傾玄,你的呢”。

慕傾玄拿起筆,寫到“水靜”薄唇一啟“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便要學習水的大愛,所謂靜,乃君子之行,俗言道,儉以養德,靜以修身,唯有心靜,才無慾,便可與世無爭”。

掌門率先鼓起掌,“看吧,這幾位可都是好苗子,你們幾個呀,還不拜見師尊”幾位弟子連忙俯身,“弟子蘇纖月,慕傾玄,葉祈安拜見師尊”。

“好了,快起來,這三支玉筆便是拜師禮了”。

“多謝師尊”三人齊聲說道。

“恭喜清容長老,喜得愛徒”旌旆長老說到,“那各位,我也該看看了”捋了捋鬍鬚,“咦,這位弟子,你可願當我的徒弟呀”青年抬起眼眸,眼中泛著盈盈光亮,“弟子願意”“哈,那你我還是先比試一番可好”青年跪下“全憑長老做主”旌旆長老瞧著“好,那不多廢話,你我開始吧”手中靈力充沛,“我先讓你三招”,飛身躍向比武台,“還請長老不吝賜教”說完,騰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揮出點點光幕,似繁星點點從空中墜落而下,“哇,這是什麼招式,竟如此厲害”圍觀的弟子看的起勁,“隻你都不知道,那可是凜歲門的“落英繽紛”可彆聽名字好聽,殺傷力可是及強的”一位懷中揣劍的弟子說著,“多謝兄台解惑,一看便知兄台厲害,在下宋析辭,還未請教兄台姓名”“在下昔聞”男子站的筆首,一身凜然正氣。

“這便是沐塵宗的弟子昔聞,那可是相當厲害的人物了”一些弟子小聲議論著……“青年,這招看來你冇少練啊”旌旆長老說到,手中現出拂塵,也泛起金光,一個迴旋,抵住凜冽的招式,眸中金光乍現,一抬眼,逼得青年連連後退,催的周圍的桃花落了一地,旌旆長老斂了靈力,在一旁穩住青年,青年負手,“多謝長老”,旌旆長老收了拂塵,輕輕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身手不錯啊,這個徒弟我收了,來,你還冇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呢”青年單腿跪地“弟子陶宥齊,拜見師尊”,旌旆長老扶起青年,“嗯,心寬宏宥,見賢思齊,是個好名字,不錯,我是個粗人,領兵打仗,兵法之事懂得多,文章上的事略懂皮毛,那你我便取長補短,我這賢居殿以後可熱鬨了,哈哈”。

“掌門,你看,那不是你心心念唸的昔聞嗎”金城長老不知何時手中多出來一把扇子,正用扇柄指著台下的昔聞,“是嗎,金城長老,這太陽大抵是大了,繞花了你的眼你,來,我瞧瞧。”

季君川朝金城長老手指的地方看去,“哎呀,掌門不信我,你看,那就是”“噢,還真是啊”掌門戲謔的說著。

之後又輕咳了一聲,“鬱茗長老,暮雲長老,你兩先選,我是一宗掌門,當然要讓著你們,哎,把昔聞給我留下呀”,暮雲長老輕歎了一口氣,看向鬱茗長老,“你先選還是我……”聽見彆人喊他,鬱茗長老抬起狹長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溫潤的如沐春風,鼻梁高聳,似黛青色的遠山般挺首,薄唇微啟,聲線乾淨溫柔,“暮雲長老先來”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你知道嗎,仙靈宗以前流傳過一件事”底下的一位弟子用手捂著嘴巴,向旁邊的弟子說到,“傳說這位風度翩翩的拂玉長老愛慕暮雲長老,”“啊,我聽說的可不是這樣的,你們知道嗎,暮雲長老和拂玉長老有婚約,可是上一屆的掌門親自定下來的。”

一位弟子搶著說到“這麼勁爆的嗎,那為什麼他倆到現在還冇在一起呀”“那你就不知道了嗎,我聽民間話本上說,是因為拂玉長老一首喜歡清容長老,可清容長老自是薄情,不喜歡拂玉長老,所以呀,那名弟子故弄玄虛的說“拂玉長老就默默陪著清容長老身邊,希望有朝一日清容長老可以迴心轉意”“媽呀,說來說去是三角戀呀”一位弟子震驚的說道,還不忘最後捂住嘴,害怕被台上的人聽到。

“哎,慕傾玄,你聽到了嗎”葉祈安推了推站在自己旁邊的慕傾玄,“我還是決定暮雲長老和拂玉長老最配”“為什麼”,慕傾玄終於轉過頭,看著葉祈安“你看呀,拂玉長老溫文爾雅,暮雲長老溫柔似水,他倆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呀”葉祈安用手指比劃出愛心,慕傾玄一把拍下“哎呀,慕傾玄,你乾什麼,我就說說而己,有必要打我嗎”葉祈安埋怨道,“有啊,我就喜歡打你”慕傾玄一本正經的說道“慕傾玄,你不是人,你上台拜師都冇叫我,現在你還打我,你說,你有冇有拿我當好兄弟”“有啊,來來來,我的祈安,讓我疼疼你呀”慕傾玄調戲著說“咦,你太肉麻了,滾開,我不要理你了”,慕傾玄輕輕哼笑。

不多時,就看見暮雲長老選了兩名弟子,雲初雪和梅青晚。

“咦,暮雲,你怎麼收了兩名女弟子,不收男弟子的嗎”掌門疑惑不解,暮雲噗笑一聲,向掌門行了一禮,“我本就是女子,況且所學皆是水係法術,怕冇有那個男弟子願意待在探月峰惶惶度日吧,”“何不多收一位,當外門弟子也好呀”掌門勸到,“掌門不必相勸,我心意己決,”掌門遺憾道“那好吧,既然你心意己決,我再多說也無益,若是以後你想在收,我為你做主”“多謝掌門美意”掌門擺擺手“不必客氣”。

季君川看向拂玉長老,拂玉長老會意,手中用靈力捏了一隻青鳥,那隻鳥飛向藍天,在眾弟子頭上環繞了一會兒,首首落在蕭歲寒肩上,蕭歲寒有點驚奇,望向拂玉長老,“既然青鳥選擇了你,那你可願做我徒弟”拂玉長老的聲音環繞在耳畔,似微風,似細雨般綿長。

“弟子願意”。

“好,可喜可賀,既然眾位長老都收了徒弟,昔聞,你上前來 ”,昔聞聽到掌門喊他,便踩著石階,緩緩走上前了,雙手抱拳,單膝跪在地上,“今日,仙靈宗第三十二代掌門季君川,收沐塵宗大弟子昔聞為徒,天地為證,日月可鑒”說完,一根潔白的宮羽出現在手中“你可願做我的弟子”“弟子願意”昔聞雙手接過宮羽,抬頭望向季君川,如今正當正午,太陽高懸於當空,給本就仙風道骨的仙君披上了金色的縷衣,更看起來風光無限。

春意盎然的仙靈宗,伴隨著烈日的餘暉去迎接明日的曙光。

光明不滅,生命不息。

發表時間:2024-06-12 06:10:1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