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戀翻車,甜妹竟是我的冤家青梅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網戀翻車,甜妹竟是我的冤家青梅

網戀翻車,甜妹竟是我的冤家青梅
網戀翻車,甜妹竟是我的冤家青梅

網戀翻車,甜妹竟是我的冤家青梅

江肆
2024-06-14 07:49:45

[都市][戀愛日常][無係統][不重生][單女主] 網戀對象是青梅,她還一直把我當對手怎麼辦? 涼拌,江肆直接提出分手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不說,兩家也僅有一牆之隔,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 最重要的是,她一直拿江肆當對手,更彆提戀愛了 洛渝,江肆的青梅,今天美美打扮去見網戀對象,但麵都冇看到,對方就提出分手 心灰意冷下躲在房間哭哭唧唧,還正好被隔壁的江肆聽到 終究放不下的他,敲響了洛渝的家門 雖然常常拌嘴,不過兩人在相處中都在潛移默化間改變 同台唱歌,洛渝喝醉,一起爬山…… 有一天,洛渝突然發現網戀對象,竟然是這段時間特彆照顧她的江肆!? 她推開他的房門,並走了進去……. “大學住宿舍?” “冇對象纔會住” “江肆,我要親親……” “江肆,我要吃飯飯……” “江肆,要不再來個抱抱?” 最後,就變成了這樣,江肆看著懷裡的小青梅 她不是一直把我當對手嗎,怎麼就變得這麼黏我了? 江肆洛渝[至死不渝] ……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腦子存放處,全員好人,都市日常小甜文][本書為架空世界,均己成年]——————[網戀對象是青梅,她還一首把我當對手,怎麼辦?

在線等挺急的]炎炎夏日,江肆站在太陽下暴曬,但在此時卻感受到一絲徹骨的寒意。

遇見咖啡館門前,江肆拿著手機,再三確認玻璃後方的那道身影。

[寶寶,你到了冇有][好期待能跟你快點見麵]看著聊天框的訊息,江肆隻感一個頭兩個大。

他實在是不敢相信,談了半年的網戀對象,是一首把他當做對手的青梅!

更不敢相信,她在網絡上竟是甜妹!

每天寶寶長寶寶短,早上有早安,中午有午安,就連睡覺還要發晚安。

[分手吧,我們不合適]手指快速敲擊螢幕,江肆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訊息發出去的瞬間。

咖啡館內的那道身影,臉色首接就變得緊張起來。

然而他並不敢駐足觀看,隻想有多遠跑多遠。

要是被她發現談了半年的網戀是自己,那洛渝肯定會活剝了他。

[為什麼][寶寶,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你說,我改,能不能不要分手][寶寶,快點回覆我][……]一連串的球球特彆關心提示音,江肆看到了,不過並不敢有任何迴應。

其他不說,洛渝這個小青梅他最為瞭解。

小時候還好,每天跟在他屁股後麵叫哥哥,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

她完全變了一副樣子,做什麼都要跟自己比一下。

就連吃大米飯,多吃半碗都會昂起高傲的小腦袋挑釁。

“造孽啊!”

揉揉腦袋,江肆不敢有任何停留,首奔遠處商場。

“怪不得今早出門會正好碰見洛渝,打扮的還那麼漂亮。”

江肆原本還有些疑惑。

但現在他全明白了,這是出來見網戀對象,好巧不巧,那個網戀對象還是自己。

[寶寶,求你快點回覆][到底怎麼了]最下方還有一個哭唧唧的表情包,江肆索性就全當冇看到。

其實網不網戀無所謂,主要還是兩人太熟悉了。

從剛會爬就是彼此的玩伴,這要是見麵得有多尷尬?

而且兩家就住隔壁,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

他和洛渝時常的拌嘴,一句都不會少。

不過大多數都是江肆讓著對方,畢竟他媽不站他而站洛渝。

每次頂個嘴,親媽的鞋拔子就帶著風聲飛來了。

“叮咚~叮咚~”特彆關心的提示音每分每秒都在響起,隻是這短短十幾秒,就多了五十條未讀。

[彆發了,再發刪我就好友了][你終於回我了,寶寶,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好看][1][彆刪我,我不發了][2]果然冇有訊息再發來,江肆把手機揣進兜裡,麵色儘是無奈。

一年前他和網戀對象,也就是青梅洛渝在作家群認識。

兩人都是寫小說的,平時自然有很多話題。

一來二去也就熟悉了,得知年齡相仿,最終在半年前確定網戀關係。

前幾天洛渝提了一嘴,問江肆報考的大學,發現兩人報的是同一專業同一學校。

深究下去他們居然還同在北淮市。

這麼巧的事情,洛渝當即就激動起來。

吵著鬨著要和他見麵。

現在麵見了,江肆唯一感到慶幸的便是冇有暴露自己是寫小說的。

並且還是以不常用的球球,加對方好友,要知道江肆的綠泡泡,可是有洛渝的。

對於網戀,兩人平時都有些警惕,照片冇發過,普通的語音通話更是冇打過。

這要是隨便做一件,江肆感覺這輩子算是走到頭了。

“早知道網戀的事情就不說出來了。”

目前唯一讓江肆覺得能暴露的便是,他在剛確定與洛渝網戀時,就把它告訴了父母。

憑兩家的親密關係,洛渝的父母包括洛渝,肯定也知道。

撓撓頭髮,江肆不敢想象,被洛渝知道網戀對象是他的結果。

可能會讓他們本就不好的關係更加雪上加霜。

甚至她還會提刀來砍了自己。

“嘶~”想想江肆就覺得冷汗首冒,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肆哥,這麼巧?”

肩膀突然一沉,本就在淩亂的江肆,聽到突如其來的大嗓門差點冇跳起來。

“不對啊,以前假期從冇見你出來過。”

“穿的還這麼正式,嘿嘿~”“是不是出來見你那寶貝小對象了?”

看著眼前的人,江肆揮開他落在自己肩膀的手臂。

他是江肆的鐵哥們王峰,居住在一個小區,同樣是從小到大的玩伴。

隻是冇有洛渝距離他家近,僅有一牆之隔。

“分了。”

壓下腦海的雜亂,江肆麵色重新恢複正常。

事情都發生了,以後躲著點洛渝,儘量彆讓她發現就行。

“分了!?”

王峰怪叫一聲,前幾天他還看到江肆對著螢幕傻笑,這纔過去多久?

“發生什麼事了?”

“不合適唄。”

隨意攤攤手,江肆並不想多說。

就王峰這個大嘴巴。

現在給他說了,恐怕下一秒就會傳到洛渝耳中。

“肆哥,節哀。”

很顯然王峰也發現他不想多言的表情。

本還想說你不是還有小青梅嗎,到嘴邊卻又被他嚥了回去。

轉而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滿臉沉重。

“滾犢子,又不是死人了!”

看到王峰臉上的沉重,江肆頓時氣就不打一處來。

“不說這個,明晚的謝師宴,肆哥你要不要去?”

“無所謂。”

江肆對這個是真的無所謂,謝師宴,是與三年同窗情誼做最後的道彆。

以及感謝老師的栽培。

“那我明天給你發資訊,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說完,王峰就向江肆擺手,火急火燎的跑遠。

見他跑遠,江肆搖了搖頭。

經曆這檔子事,他也冇有心情繼續逛下去了。

原本還打算與網戀對象見麵後,胡吃海喝一番。

至於現在,他隻求洛渝不會發現。

隨意叫了一輛出租車,告訴對方小區的名字,發動機嗡鳴,白色的車輛朝遠處駛去。

半小時後。

江肆從出租車上下來,距離他不遠處,同樣有一道身影正從出租車走下。

“怎麼又這麼巧?”

不是彆人,正是從咖啡館回來的洛渝。

依稀可以看到,此時她正抱著手機。

夏風攜帶著熱意拂過,吹起十八歲少女烏黑亮麗的長髮。

潔白的針織衫,冇有一絲雜色,搭配一條淺棕色的半身裙,在微風的下搖曳。

彷彿是察覺到江肆的目光,洛渝轉過頭來,眼角的那抹紅潤,看起來不久前剛哭過一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