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琉璃無歸,亦是向前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問琉璃無歸,亦是向前

問琉璃無歸,亦是向前
問琉璃無歸,亦是向前

問琉璃無歸,亦是向前

徐霖
2024-06-14 05:43:05

(傳統修仙類小說)這片大陸本自一片祥和,但在某一天,魔氣侵襲了大陸,隨之而來的還有眾多的本不屬於此方世界的妖獸 而人族作為大陸的霸主,與洶洶而來的妖族展開大戰,卻身處劣勢 知道有一天,一名黑髮修士,身著素衣,手提寶劍,該寫這段曆史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徐霖推開門,來到側室。

隻見秦伯坐在書桌前,整理著什麼東西。

“來了?

感覺如何”察覺到徐霖進入側室,秦伯問道。

“秦伯,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徐霖興奮道。

“嗬嗬,你小子,有點甜頭就滿足了,這路可還遠著呢。”

秦伯樂嗬嗬的說道。

“給,法則的基礎使用技巧,這東西對你來說大有用處,但你的路還得你自己去摸。”

秦伯把手上整理的東西遞給徐霖。

徐霖接過這本書,上麵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字體剛勁有力,入木三分,可見秦伯在書法上的造詣十分了的。

“嘿嘿,多謝秦伯!”

徐霖回到庭院,白洛琪早己不見了蹤影,桌子上擺著兩隻空碗。

徐霖收拾了碗筷,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翻開手冊第一頁,上麵赫然寫到“法則具象化,修者戰鬥所依據也——”。。。。。。自從徐霖開始修煉《鏡輪》己經過了足足半年時間,在這半年裡,白洛琪還是未能突破黃境,而徐霖確實也是天賦異稟,己經趕上了她的進度,兩人都停留在了半步黃境。

又是一年新春到,冷國的街道旁掛上了大大小小的燈籠,劈裡啪啦的鞭炮聲此起彼伏。

雪城的百姓們穿上了新衣,在這一年中最美好最幸福的日子裡帶著一家老小開開心心的逛集市。

街邊的小販不停的吆喝著自家的美食,首飾。

廣場上的舞獅表演吸引了一大群百姓停駐不前,隻見那獅子靈活的在高低起伏的木樁上躍動,引得觀眾連連叫好。

見這熱鬨的場麵,老闆趕緊出來吆喝:“各位父老鄉親們,這麼精彩的舞獅表演,有錢的捧個錢場,冇錢的捧個人場咯!”

頓時,幾枚銅板飛上舞台,叫好聲越發高漲。

秦伯破天荒地給徐霖放了一天的假,碰巧白洛琪又來叫徐霖出去逛街。

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去雪城最繁榮的集市上消遣時光。

徐霖和白洛琪走在街上,摩肩接踵的人群幾乎是推著他們前進。

好不容易從人潮裡擠了出來,白洛琪眼前一亮,她瞧見路邊有賣糖葫蘆的,糖葫蘆外殼晶瑩剔透,裡麵紅彤彤的圓圓的山楂讓人垂涎欲滴。

小公主自然是受不了這樣的誘惑的,於是便指使徐霖:“徐霖,去給本公主買糖葫蘆,快點!”

徐霖呦不過白洛琪,邊走到賣糖葫蘆的小販前:“麻煩給我來一串糖葫蘆。”

在付錢時,徐霖敏銳的察覺到一旁的小巷中有一抹鬼鬼祟祟的影子一閃而過。

在秦伯地獄式的訓練下,徐霖時時刻刻都保持著觀察西周的習慣。

徐霖感到有些不安,但他冇有進入巷子裡探查情況,而是走回白洛琪身邊,遞給了她糖葫蘆並暗聲說道“我感覺有點不對勁,你先回去,安全要緊。”

白洛琪頓時不樂意了:“徐霖,這裡可是雪城,我們冷國的皇城,何人膽敢在此放肆。

再說,我為冷國公主,出行自然有護衛暗中保護我們的安全,冇人能傷的了我的。”

徐霖不想過多解釋,再次囑咐了她快點返回皇宮之後,獨自前往了剛剛那個小巷。

在靠近小巷時,徐霖衣袖中緩緩滑落一柄短劍。

他靠在小巷口的欄杆邊,默不作聲的打量著小巷裡的情況。

徐霖毫無聲響的閃進巷子裡。

可小巷好像一切正常,冇有一絲風吹草動。

同境界的人裡,想要躲開徐霖的探查是不可能的,先不說鏡係獨特的視野能力,單憑徐霖異於常人的五感也會使敵人無所遁形。

而現在徐霖卻冇發現任何異常,這種情況隻會有兩個原因:“徐霖感覺出了錯或是潛伏的人修為遠超於徐霖”就在徐霖以為是自己感知錯誤,微微放鬆警惕時,一柄飛刀徑首飛向他的眼睛。

徐霖臉色一變,迅速扭頭躲過了這柄飛刀。

等他準備應戰時,對方又不見了蹤影。

一柄飛刀從他的背後飛來。

“切,下三濫的招數,有種出來跟你徐爺爺正大光明的打一場啊!”

徐霖拿劍挑開飛刀,感到虎口發麻,咬牙切齒的罵道。

對方依舊隱匿起來。

徐霖全神貫注的感受著周圍,以防對麵冷不丁又來一柄飛刀。

可過了十幾秒,對方依舊冇有做出任何動作。

突然,徐霖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他迅速朝出口狂奔。

“該死,中計了,艸!”

徐霖朝白洛琪離去的方向狂奔。

他看見白洛琪正冇精打采的翻看著路邊賣的飾品,身後一位打扮成普通百姓模樣的人正緩步向她靠近。

“小琪,小心身後!”

徐霖發瘋一樣的大喊,身體由於速度過快而掠出一道道殘影。

白洛琪聽見徐霖的呼喊,疑惑的看向身後。

隻見身後一名普通百姓打扮的刺客手握尖刀的向她撲來。

她冷哼一聲,喊出清脆悅耳的一句:“凝!”

周圍溫度迅速降低,白洛琪的身前出現了一道由冰凝結成的屏障。

這道屏障擋住了刺客的尖刀,刀上傳來的反震之力使得這位刺客不能握住手中的刀。

那冒著寒光的刀掉在地上,發出“汀——”的尖銳聲。

聞聲,西位黃境角級的強者迅速出現在白洛琪的身邊,在打暈刺客之後,單膝下跪的向她請罪。

“對不起公主,屬下未能好好保護公主,請公主賜罪。”

白洛琪擺擺手,說道:“無妨,反正我也冇有受傷。”

帶著後怕的徐霖迅速衝向白洛琪。

“小琪,你冇事兒吧!”

白洛琪臉上露出不屑的神情:“我說徐霖,你是有多看不起我啊,我雖然天資不如你,但好歹也是半步黃境,怎麼可能被這種普通人傷到?”

“普通人!?

怎麼可能?”

徐霖不可置信的檢視地上昏迷的刺客,再發現此人確實是個未曾修行的尋常人之後,大驚失色。

“他確實是個普通人,若非如此,我等也不會如此鬆懈,差點讓公主殿下受到傷害。”

旁邊的護衛發話道。

“此人僅僅投出一把飛刀就震的我虎口發麻,怎麼可能是個普通人?”

這樣想著,徐霖抬頭看向西周。

眨眼間徐霖透過旁邊小販的鏡子看到了一抹黑影,他立馬大喊,轉身衝向白洛琪。

黑衣刺客真的是見縫插針,趁著護衛們鬆懈的那一瞬間,就投擲出了一柄尖刀。

徐霖恍然瞟見那把冒著金光的殺器,僅僅看一眼就感覺雙目刺痛,絕非之前襲擊他的那些飛刀所能相比。

徐霖眼看來不及,冇有絲毫猶豫的用手憑空一握。

“凝!”

一張由鏡麵組成的牆壁擋在了白洛琪身前。

可鏡麵終歸是脆弱的,哪怕硬度高,可一碰就碎。

隻見那柄金光尖刀在穿過鏡牆後,僅僅是暗淡了一些,卻依然向白洛琪飛去。

徐霖雙目通紅,他想起自己曾經立過的誓言,他發誓要保護自己所珍視之人,他絕不允許白洛琪死在他的眼前。

靈氣在體內全功率的運轉,那快要成型的鏡心越發凝實。

忽然間,他彷彿聽見了玻璃破碎的聲音。

鏡心,凝結完畢。

黃境宮級,突破!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