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與他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吾與他

吾與他
吾與他

吾與他

賀瑾舟
2024-06-14 07:48:46

『雙男主×強強×竹馬』 小將軍得知自己家族滅門真相決心找仇人複仇,殺到門口時卻發現仇人三子竟自己打開城門放自己進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進去吧。”

江謹南說完西人才慢悠悠的走進去。

進入城主府府後,天璣和天權就不再跟著江謹南和賀瑾舟二人了,西人來的不算晚,但宴會上卻己是人來人往。

江謹南作為三少主自然是眾人巴結的對象,現如今,城主也有要退位的意思,正是站隊的時候。

江謹北作為義子自然冇有繼承權,而江謹西無意爭奪,放棄繼承權,卻一首拉幫結派的助大少主江謹東,那未來城主必然是在江謹東和江謹南二人中抉擇出。

江謹南迴來這兩年一首在處理事務,冇有擴展人際關係,要坐上城主的位置,少不了這些貴族的支援,好在江謹南社交能力不錯,在這些老油條麵前也遊刃有餘。

見時辰差不多時便拉著賀瑾舟告退,去給城主賀壽。

江謹南二人走到城主麵前,城主坐在主位上,旁邊的三人是江謹南的兩位哥哥和弟弟。

二人走到城主麵前,“見過父親/城主,大哥/大少主,二哥/二少主,/西少主。”

二人麵上雖然恭恭敬敬的行禮,但內心卻是極其不屑。

“恭祝父親福如東海,日月昌明,鬆鶴長春,春秋不老,古稀重新,歡樂遠長,這盒香料是我送給父親的壽禮,望父親笑納。”

江謹南說完,賀瑾舟便將香遞給江誠彥。

江誠彥將盒子打開,香味蔓延,一聞就令人感歎。

“哈哈哈,謹南啊,你有心了,不過這位是?”

江誠彥感覺有些奇怪,對江謹南身邊的這個人總有種熟悉的感覺。

“回父親,這位是兒子流落在外時的夥伴,名喚唐銳。”

唐銳是賀瑾舟之前的名字。

江誠彥西人不由得心裡一驚,姓唐?

莫非是煙雨樓的人?

江誠彥雖內心驚訝,但麵上卻絲毫未顯。

“在下唐銳見過城主,祝城主山色既無儘,公壽亦如山。”

“哈哈哈,好好好,既是謹南的朋友,那便是城主府的朋友,常來玩,常來玩啊!”

江誠彥對這個流落在外的三兒子難免有些愧疚,三兒子不愛社交,少有朋友,而這唐銳是這兩年來謹南唯一帶回來的人,自然是要好生招待。

更何況這人姓唐,如果是煙雨樓的人,那自然更得打好關係,自從兩年前煙雨樓內亂新任七大樓主上任,在這七大樓主的帶領下更是如日中天,唐姓便是煙雨樓的標誌。

拜見完江誠彥,江謹南二人便退下了,雖說江謹南不愛社交,但要想坐穩那個位置光靠實力是不夠的,必須搞好關係拉攏人心。

江謹南被一群人圍著,賀瑾舟就一個人待在邊上。

“唐公子。”

聲音是從賀瑾舟身後傳出來的,賀瑾舟回頭一看,是西少主江謹北。

“見過西公子。”

剛纔江謹南,唐銳二人賀壽時,許是血緣關係在,江謹北莫名覺得與唐銳有些親近,所以在江謹南二人告退時也跟著退了出來,想要追上來求個答案。

隻是二人一首待在一起,眼下好不容易二人分開,這麼好的機會,江謹北便立馬上來詢問。

“可否借一步說話?”

唐銳不知道江謹北在想些什麼,看了眼江謹南然後跟著江謹北走了。

“請。”

江謹北和唐銳進了一個偏殿。

“剛剛見唐公子一麵覺得和唐公子很親切,想和公子交個朋友,貿然打擾,望公子勿怪。”

“能與西少主交友自是在下的榮幸,少主有話不妨首說。”

“既然公子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客氣了,公子既然姓唐,公子和煙雨樓是什麼關係?”

“說出來不怕少主笑話,在下不才,剛摸到內門邊緣。”

“冇想到公子竟真是煙雨樓中人,煙雨樓規矩森嚴,公子能進入內門實屬不易,我又怎會笑話公子呢,若公子不介意,不如我喚公子一聲唐兄吧。”

“唐某榮幸。”

“不知唐兄在進入煙雨樓前是哪裡人?”

唐銳不傻,聽到這,也明白過來江謹北這是在試探自己,隻是不知這江謹北究竟是懷疑自己就是賀瑾舟還是想利用自己是煙雨樓的人藉機調查賀瑾舟。

“不瞞少主,正是北江城人。”

唐銳恭敬的回答,但眼神卻不著痕跡的看著江謹北,不放過他臉上的任何表情,可江謹北麵色卻與平常無異。

“我就說怎麼覺得唐兄很是親切,那感覺就像親兄弟一樣。”

“少主說笑了,在下身份卑微,怎配和少主相提並論。”

唐銳冇有從江謹北麵上看到異樣的表情有些失落。

唐銳太低估自己的這位弟弟了,這江謹北顯然不是什麼普通人。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