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開局和肖自在交流病情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一人之下:開局和肖自在交流病情

一人之下:開局和肖自在交流病情
一人之下:開局和肖自在交流病情

一人之下:開局和肖自在交流病情

陳拙
2024-06-14 07:48:07

【一人之下無係統全性彌補遺憾】 一人之下的世界 陳拙覺醒先天異能,能夠感知一切負麵情緒,並從負麵情緒中吸取能量提升自己 貪婪,癡愚,憤怒,色慾,暴虐,殺戮…… 各式各樣的負麵情緒,讓他的精神倍受折磨,他所想要的,隻不過是治好自己的病 陳拙在劇情中探索治癒之法,回首來路,他才發現不知不覺間,他已站在異人之巔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腦子寄存處我帶頭先存,大家排好隊“我叫陳拙。

是一個醫生,也是一個病人。

還是一個穿越者。

我來自藍星,而這裡是……一人之下的世界。”

……昏暗的臥室裡。

桌子上是十幾個跌倒的空蕩蕩的酒瓶。

宿醉的陳拙趴在床上昏睡。

叮鈴鈴!

桌上的手機傳來一陣刺耳的鈴聲。

鈴聲響了一陣,陳拙才被鬨醒。

他隨意在桌子上摸索,叮咚打翻了幾個瓶子,終於摸到了一個手機。

“喂?”

手機裡傳來一個好聽悅耳的聲音。

“陳醫生。”

“我們被公司追,有個臨時工很強。”

“來幫忙啦。”

“噢。”

陳拙掛了電話,隨手將手機扔在桌子上。

長籲一口,翻了個身。

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陳拙又在夢裡暢遊了不知多久,耳邊又傳來叮鈴鈴的刺耳鈴聲。

陳拙猛地睜開眼,這下他徹底醒了。

“好像有什麼事兒來著?”

他拿起手機一看。

“夏禾。”

接通。

“陳拙,你丫是不是又喝多了!”

“你要是再不來,我們可就死這兒了!”

陳拙把手機拿遠。

等夏禾咆哮完,纔回了一句:“共享個位置。”

啪。

掛掉。

郊外的一處叢林裡。

“掛我電話?!”

一襲粉色長髮,白色吊帶,牛仔熱褲的夏禾,氣得衝著手機破口大罵。

一旁的一個黃色頭髮,綠色衛衣,戴著眼鏡的少年麵露尷尬之色。

“夏禾姐,陳醫生靠譜嗎?”

“咱們的人可都折在那個瘋子手裡了。”

夏禾發泄完一通,重新冷靜下來:“放心吧。”

“整個全性裡,真要說靠譜的人,除了丁嶋安,便也就是陳拙了。”

……“聽起來還蠻急的。”

陳拙從床上爬起來,隨手洗了一把臉。

鏡子裡是一張頗為俊朗的麵龐。

隻不過配上糟亂的頭髮,稀疏的胡茬子,有一種街頭流浪詩人的落魄感。

他昨晚連衣服都冇換就睡著了。

此刻。

一身鬆垮的西裝、襯衫和外麵套著的白大褂都是皺巴巴的。

陳拙將白大褂脫下來,隨手掛到衣架上。

就這麼穿著一身邋遢的西裝。

邁步來到前廳。

這裡有藥櫃,有病床,還有一些醫療器械,看著是一間不正規的小診所。

陳拙隨手摸上門口鞋櫃上的鑰匙。

出門發動自己的座駕,一轟油門,衝出了黎明寂靜無人的街道。

……陳拙有病。

嚴格來說,也不算是一種病,而是覺醒的先天異能。

隻不過他的異能。

能清晰感知到人的負麵情緒。

貪婪,癡愚,憤怒,**,暴虐,殺戮。

隻要他的五感所及。

人類所散發出的各種負麵情緒就像洪水一樣湧入腦海,不斷衝擊他的精神。

剛覺醒的時候,陳拙雖然冇有崩潰。

但也幾乎要瘋了。

人性,本就是一團複雜而模糊的混沌。

負麵情緒如潮漲潮落,周而複始,本就是人之所以然。

但陳拙的異能。

卻讓他無時不刻在親身感受著周遭的人性之惡,在試圖扭曲他的意誌,折磨他的精神。

這不是先天的饋贈。

而是先天的詛咒。

而這樣的折磨,自他覺醒異能至今,己經持續了十二年之久。

所以他常常住在無人的郊區。

他抽菸,酗酒。

還喜歡在無人的曠野裡飆車。

就是想獲得一份獨屬於自己的安逸。

當然。

如果非要說陳拙還能從中這個異能中得到些許好處的話。

那便是他能從負麵情緒中汲取能量用於提升自己,而且是包括體質、力量、敏捷、精神屬性的全方位提升。

這很諷刺。

那些無時無刻折磨自己的負麵情緒,卻能成為他變強的養分。

但即便如此。

陳拙還是在艱難中選擇讀了醫科。

開了診所,明麵上治病救人,實際上是切片研究自己的異能。

他仍在想方設法地治好他的病灶。

因為這實在太難熬。

……陳拙隨手點起一根燃煙,吐出幾個菸圈。

胳膊肘搭在車窗上。

油門踩到底,任由呼嘯的狂風從他耳邊掠過。

他想起八年前。

無意之中救下一個同樣是剛剛覺醒的異人。

那人說她叫夏禾。

覺醒之後因為無法自如控製炁,竟然引得周圍的男性生物群起而追。

後來陳拙將那群人全都打跑。

當時他看著那個粉色頭髮,初具禦姐氣質的絕美少女。

以及感受到那無時不刻在挑動他**的先天之炁,他豁然明朗……他來到的,竟是一人之下的世界。

也是那時候。

他和夏禾算是交了朋友。

夏禾也因此錯失了拿下張靈玉的機會。

在陳拙的幫助下,夏禾在他的診所裡學會了控製炁的運轉。

夏禾曾問他:“為什麼他對自己的先天之炁無動於衷。”

當時陳拙隻是咕咚喝了一口酒。

笑了笑:“你見過黑暗嗎?”

夏禾不明所以,隻是感到有些意味不明的未知的深沉。

陳拙的聲音低沉而沙啞:“與人性的黑暗相比。”

“**己經算得上溫暖的清流了。”

“我很喜歡。”

夏禾知道陳拙不是在跟她表白,而是誠實地表明,喜歡和她相處的感覺。

三年後。

夏禾再次來找他,邀請他加入全性。

陳拙欣然應允。

加入全效能夠接觸更多的異人,他便有了更多的研究素材。

而且全性不像公司,本身更加自由無束,還能第一時間知道異人圈子裡的動向。

陳拙尋思,想要治好自己的病。

閉門造車的成效緩慢。

異人界裡有百般奇法。

更有八奇技這等通天取亂之術。

特彆是馬村長的神機百鍊和馬大姐的雙全手,他都有著濃厚的興趣。

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他的病灶。

忽然,陳拙注意到手機上原本靜止的共享位置,開始快速移動了起來。

“被髮現了嗎?”

他一手搭在手動擋上,一陣劈裡啪啦的掛檔,發動機瞬間發出一聲怒吼。

車子在山路上甩出一個完美的漂移。

呼嘯而過。

下山路上,夏禾和呂良在叢林中疾速奔跑。

呂良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夏禾姐,我跑不動了!”

夏禾嗤笑一聲:“叫你平時多鍛鍊啊!”

“現在虛了吧。”

“你要是被抓到,鐵定被公司送回呂家。”

呂良腦海中頓時浮現呂慈那恐怖的麵容,渾身一抖,竟又憑空生出一把子力氣。

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大截。

忽然,叢林旁的山路轉彎處,飆出一輛白色的跑車,眨眼來到夏禾和呂良一側。

啪。

前後的車門瞬間打開,車速微微放緩。

“美女,小孩。”

“要不要搭車?”

夏禾頓時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陳拙,你可終於來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