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散卿長安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雨散卿長安

雨散卿長安
雨散卿長安

雨散卿長安

祝景翼
2024-06-14 05:38:20

雙男主, 林逸之×祝景翼 林逸之的設定∶ 有點類似於雙重人格,正常時會籌謀著報仇,也會在遊山玩水的路上行醫救人,大部分時間還是比較懶散的,雖然是聽風閣副閣主和風影樓閣主,但是他著實懶得管懶得查,基本都是謝塵風和謝婉風在管理 發病時,直接是冇有意識,攻擊力也更強,說滅門就去滅門,後期看到人就捅,甚至會直接拿劍捅自己 祝景翼設定∶ 在外人麵前是那種說砍人就砍人的三皇子,在林逸之麵前就是又會裝又戀愛腦的小狗,在家人麵前就完全是個逗比 謝塵風設定∶ 長得好看,長相與行為不符,如果冇有嘴,就是個小謫仙 對林逸之是真的好,雖然人吊兒郎當的,但是在正事上還是比較靠譜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窗外,夜幕如墨般籠罩著大地,冰冷的雨絲在黯淡的光線中紛紛揚揚的灑落。

屋內,慘叫聲藉著雨聲被掩蓋著,血腥的氣息濃烈的瀰漫著,屍體橫七豎八的躺著,肢體、頭顱隨意的散落著,破碎的衣物與血肉混合著。

牆壁上,傢俱上,到處都是飛濺的血跡,斑斑點點,遠遠看去,彷彿一朵朵綻放的豔麗的小花,詭譎又淒美。

而在這詭異的場景中,卻突兀地矗立著一個美豔絕倫的人。

他身材修長,一襲白衣勝雪,隨風獵獵作響,滿頭銀絲如雪般潔白,在狂風的肆虐下肆意飛舞,麵色慘白如紙,毫無血色,但五官卻精緻得猶如精雕細琢而成一般,眼眸中滿是癲狂與癡迷,卻又彷彿帶著化不開的悲傷。

那人靜靜的站著,雙手緊緊握著那還在滴血的劍,恰似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

他緩緩地抬起頭,望向天空,眼睛裡露出迷茫,身體卻控製不住的顫抖著。

突然,他笑了起來,笑聲迴盪在房間裡,伴隨著劈裡啪啦的雨聲,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哈哈......”他的笑聲越來越大,充滿了絕望和瘋狂。

隨著笑聲的停歇,他猛地一揮劍,斬斷了麵前的一具屍體,鮮血濺灑在他的臉上。

接著,他轉身離開了這個房間,消失在了黑暗的夜色之中,留下了一片空曠的死寂。

……澤州城內,大水早己沖垮了堤壩,衝進城中。

房屋倒塌,農田被毀,百姓聚集在街道上。

小孩的哭聲,婦女的哽咽聲,受傷之人的慘叫聲,生病之人的呻吟聲,無一不在訴說著悲慘絕望。

然而,就在這片混亂之中,有幾道身影顯得格外引人注目,他們與周圍那些狼狽不堪的難民形成了鮮明對比,走在最前方的男子,是不符合這人間煉獄的尊貴。

此人正是翊王祝景翼,奉聖上之命前來澤州治理水患,撫定民心。

祝景翼一襲錦繡華服加身,劍眉斜飛入鬢,麵龐棱角分明,雙眸深邃似寒潭,一頭烏黑的髮絲整齊束起。

“墨羽,傳本王令,立即召集所有太醫前往太守府,事態緊急,不可有誤。”

“屬下領命。”

名為墨羽的下屬恭敬地應道,轉身離去。

祝景翼緊緊皺起眉頭,目光掃視著眼前滿目瘡痍的景象,心中充滿了憂慮和憤怒。

太守府正廳中,數名太醫麵色凝重地聚於此。

祝景翼目光緩緩掃過眾人,忽然,視線在某一處停頓,那人,雖戴著帷帽,但其身形,似曾相識。

他指向林逸之,沉聲道:“紀…咳,這位…公子,對此次洪災,你有何見解?”

林逸之抬頭,看向他,越過眾人上前,行完跪拜之禮,沉凝道:“殿下,瘟疫。”

他的聲音清冷,卻略帶著一些沙啞。

風拂過,吹開了林逸之頭上的帷帽,露出雪白的髮絲和半邊清瘦的麵龐。

他神色稍滯,但又很快恢複如常。

“可有應對之法?”

林逸之看他一眼,仍是短短幾字。

“回殿下,隔離、製藥。”

似是察覺他無意言語,祝景翼也不再強求。

“有勞諸位太醫速速治病救人,都退下吧。”

“淩風、墨羽,速速將城中百姓隔離,詢問太醫所需藥材,首接從京城帶來的藥材中尋找。”

淩風、墨羽領命退下後,他立於窗前,凝視著在街道上為百姓包紮診脈的林逸之。

五年前,他十二歲,和兄長一起出去打獵,他太過貪玩,卻被一群江湖中人綁走。

醒來時,他置身於一間腥臭的屋子裡,牆壁上還有血跡,老鼠在角落裡吱吱的亂叫著,許久,他像是終於反應了過來,開始哭喊,他拍打著門,渴求有人能夠救救他。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身著黑色衣服、麵容清瘦卻好看的小孩,悄然打開了門,拽起他的手便跑,兩個小孩跑的不快,剛跑進林子裡,就有人追了上來,小孩將他藏進一個小洞中,用草樹葉遮蔽,丟給他一個饅頭,對他說∶“莫出聲,等人來接你。”

他似乎是意識到了危險,彷彿他這一走就不會再回來。

“你,你叫什麼名字,我會報答你的。”

“紀晏。

躲好。”

“紀晏,我是宣國三皇子祝景翼…”而後,天黑了,紀晏也冇有回來,林子裡隻有鳥叫聲、風吹打樹葉的聲音。

他在洞裡待了整整兩天,兄長的人才尋到他。

他將那個小孩告知兄長,可惜兄長的人在林中搜尋了十天十夜,也未曾見到小孩的身影。

後來,他又找尋數年,也未曾找到過他的蹤跡。

是他嗎?

數年未曾尋到的身影,竟如此突兀地出現在眼前。

但是,他……為何他不回來找他。

墨羽事畢歸來,見主子望著窗外出神,輕聲言道:“殿下,發熱者和傷者均己隔離。”

祝景翼似未回神,墨羽正欲再報,忽聞主子聲音,竟帶一絲哽咽。

“藥材、糧食可還充足?”

“回殿下,幸得早有預備,京城所帶藥材、糧食頗豐,當足敷使用。

另,己吩咐不得飲用生水、生食,城內施粥亦己妥當,堤壩亦有人修建。”

“墨羽,命清風徹查那紀晏…就是那位公子,淩風負責城中事務管理,務必確保環境衛生,防止瘟疫爆發。”

“是。

殿下,還有一事。

清風方纔傳信,七星派遭滅門。”

“嗯?”

祝景翼眼神中閃過一絲驚異。

上次有門派被滅,還是兩年前的寒蕭穀。

寒蕭穀據傳是因其弟子修煉邪術殺害他派弟子,才遭眾門派聯合圍剿。

那麼,七星派又是為何?

看來江湖近來也不太平啊。

“墨羽,速將此事飛鴿傳書告知皇兄,皇兄自會知曉如何處置。”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