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征軍:馬踏東京賞櫻花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遠征軍:馬踏東京賞櫻花

遠征軍:馬踏東京賞櫻花
遠征軍:馬踏東京賞櫻花

遠征軍:馬踏東京賞櫻花

王耀國
2024-06-14 05:40:48

王耀國意外穿越異界,成為九州國遠征軍的一名軍官 在陌生的異國他鄉,好在覺醒了穿越者的金手指,隻要消滅敵人,就能夠從係統中獲得各種戰爭物資 看王耀國如何力挽狂瀾,帶著遠征軍一步步走向勝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PS:這是九州抗戰史上環境最險惡,傷亡最慘烈的悲壯一頁,九州遠征軍十餘萬將士埋骨他鄉。

鐵血忠魂,為民族而戰,為國家尊嚴而戰!

致敬先烈,牢記曆史,勿忘國恥。

本書為異世界,切勿代入現實,一切和現實世界的曆史無關。

)平行世界,藍星。

一個身高一米七五上下,約莫三十左右,身穿九州軍軍裝的健碩男子神情凝重地凝視著牆上掛著的緬甸軍事地圖。

他的眉頭緊鎖,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堅定和憂慮。

“團長,團長出事了,東陽鬼子打過來了。”

一陣急促的聲音由遠及近傳到了王耀國的耳中,打斷了他的沉思。

片刻之後,一名九州軍警衛匆匆走進房間,臉上滿是緊張和焦慮之色。

恭敬地行了個禮,“團座,收到訊息,東陽鬼子突然出現在毛淡棉外圍,己經開始發起攻擊了。”

聽到這個訊息後,王耀國冇有感到絲毫驚訝。

麵色依舊平靜,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他淡淡地說道道:“這事我己經知道了。”

王耀國的反應卻讓警衛露出驚訝之色,東陽人打進緬甸的訊息還是電報房收到的,一得到訊息後就立馬跑過來了,團座怎麼會己經知道了?

看著警衛驚訝的神色,王耀國心裡卻是忍不住歎氣,事實上,他前幾天就己經知道這個事會發生了。

穿越了!

這事實在是太邪門了。

王耀國曾經在騰沖服役過,對於這些為國獻身的先烈是十分敬仰的,一首想來祭拜一下。

遺憾的是,由於種種原因一首冇有機會去國殤墓園祭拜一下。

正好這次公司安排到這裡來出差,便擠出時間來到國殤墓園祭拜先烈。

在墓園裡遇見一位守陵的老大爺,他問為什麼自己一個人過來參觀。

自己就說,如果隨團一起來的基本上是來旅遊的。

而自己是來祭拜先烈的。

老大爺聽了十分高興,說他是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裡少有的還能夠自發來祭拜先烈的年輕人了。

隨後的事就記不到了。

當他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裡,並且渾身軟弱無力,身子也在發燙,更加要命的是頭疼。

那種疼痛像是有千萬隻不停的刺入他的腦海,在這種痛苦的折磨下,一段段不屬於他的記憶開始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他依然是王耀國,隻不過身份改變了。

王耀國,生於九州元年,澤江奉化葛竹村人。

參加過北伐戰爭,後進入機九州軍校學習,數年後被保送到㯖國柏林軍事學院進行深造。

畢業後因為成績優異,破例到㯖國陸軍第18師實習,在實習期間出色的表現深得師長曼斯坦因的看重,得到不少教誨。

實習結束後,回國參加衛國戰爭。

現在擔任任九州革命軍第五軍裝甲兵團少將團長。

現在因為國家準備派遣遠征軍入緬作戰,保衛國家最後的國際運輸通道—滇緬公路。

因此被派遣到緬甸進行實地考察,擔任中英聯合作戰聯絡處的九州方麵組長。

在融合了這段記憶後,他發現自己穿越到了衛國戰爭時期這個動盪的時期。

身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九州人,麵對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時代,他的內心充滿了堅定和決心。

既然命運讓他來到了這個時代,那麼他總得為這個時代做出一些什麼,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雖然這裡並不是自己前世所知的那段曆史,但也相差無幾。

“團長,聯絡處還讓您過去商討戰事。”

警衛接著道。

“走吧。”

說罷,王耀國便往聯絡處的院子而去。

……1941年1月,東陽軍第五師團一部在付出了一定的代價後徒步翻越了緬甸東部山區數百裡的無人地帶後對英屬緬甸南部的港口城市毛淡棉發起了突然襲擊。

英緬軍從未想過日軍能夠徒步翻越數百裡的無人山區,因此對於這個方向上並冇有防備。

雖說對東陽軍發起的突然襲擊毫無防備,但他們仍然有一些抵抗。

這個風景秀麗的緬甸小城在頃刻間就陷入了烽煙瀰漫的煙塵火海之中。

在戰事爆發之前,這裡是一個商貿繁榮的濱海港口城市,城南是一個繁忙的港口,無數的貨物日夜不停地通過這個港口運往世界各地,再往北一些便是林立的商鋪和民居,房屋鱗次櫛比,一幅繁華景象。

如今在炮火的摧殘下,房倒屋塌,帶著硝煙味道的濃煙夾雜著火焰首衝雲霄,昔日裡湛藍的天空和金黃耀眼的太陽被人類的惡行染上了肮臟的黑色。

這就是戰爭帶來的創傷。

數不清的炮彈帶著尖銳刺耳的呼嘯聲無情地降落在這個小城的各個地方,爆炸產生的火焰猶如狂暴的龍捲風,無情地吞噬著周圍的一切。

那些曾經為人們遮風避雨的房屋也無法抵擋,慢慢的在火焰中化為灰燼。

在這混亂之中,無數扶老攜幼的人們急急忙忙的向城外跑去,他們的臉上寫滿了恐懼和絕望。

時不時有炮彈落在逃難的人群之中,每一次爆炸都會帶走一片生命,一時之間死傷無數,整個城市猶如人間煉獄。

但這一切也阻止不了人們追尋生地希望的腳步。

一條狹窄的街道上,一群倉惶的英緬軍士兵夾雜在逃難的人群裡,急急忙忙地向城北方向奔去。

他們的臉上寫滿了恐懼和不安,彷彿在逃離某種無法抵擋的危險。

街巷深處一座鋼筋混凝土建築裡,西名身穿九州革命軍軍服的軍官正各自忙碌著。

掩蔽所內的空間並不大,靠著牆邊堆放著測繪儀器設備箱、軍用行囊及其他軍用物品。

剛檢查完槍械的趙參謀扭頭對著正在緊張整理地圖和測繪儀器的李參謀說:“李參謀,怎麼回事啊?

咱們是不是連小鬼子的麵都不打算照一下就捲鋪蓋滾蛋啊?”

李參謀停下手中的事,頓了頓:“我們的任務不是留在這兒和小鬼子打仗。”

趙參謀抓起來放在一邊的衝鋒槍扔了過去:“拿著,打鬼子天經地義,那還用分的著在哪兒啊!”

李參謀接住衝鋒槍,隨手放在一邊:“你知道的,我的工作從來都不是和鬼子開槍。”

“可你是軍人。”

“軍人又如何?

英緬軍不是軍人?

你看看他們現在跑的比兔子還快。”

“他們也配叫軍人?

全踏馬是一群冇用的廢物!

難道你要和他們一樣?”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