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剩下七天壽命?她發瘋嘎嘎亂殺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隻剩下七天壽命?她發瘋嘎嘎亂殺

隻剩下七天壽命?她發瘋嘎嘎亂殺
隻剩下七天壽命?她發瘋嘎嘎亂殺

隻剩下七天壽命?她發瘋嘎嘎亂殺

晏東凰
2024-06-14 05:44:30

她是為國征戰的皇朝女戰神,軍功赫赫,新婚夜卻被青梅竹馬的丈夫下毒? 表麵情深義重的夫君,實則是個虛偽狠毒的小人,府裡早有懷了身孕的小妾,大婚日奉皇命給她下毒,還要殺妻寵妾? 他說隻要她交出兵符,每七天服下一顆解藥,就於性命無憂 可晏東凰知道七日斷腸散根本冇有解藥,她的武功會一點點散去,她的體力會一點點流失,七天之後,她會七竅流血而亡 既然隻剩下七天壽命,她還顧忌什麼? 大開殺戒是唯一的選擇 她要讓渣男一無所有,讓皇朝天翻地覆,要讓那高高在上的帝王,為他的愚蠢薄情付出代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巴掌聲清脆,力道很重。

屋子裡一瞬間靜得落針可聞。

盛景安臉色倏變,怒道:“晏東凰,你乾什麼?

這裡是國公府,不是長公主府,還輪不到你在這裡撒野!”

晏東凰眼神一冷,抬手朝他臉上抽去:“你也放肆!”

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巴掌重重落在盛景安臉上,打得他半邊臉頰都是麻的。

還冇等盛景安反應過來,晏東凰一手掐著他的脖子,把他往隔壁暖閣拖拽而去。

“長公主,你乾什麼?

長公主!”

沈筠臉色大變,顧不得自己臉頰紅腫生疼,急急忙忙追上去,“長公主,景哥是你的夫君啊,你要對他做什麼?

長公主——”砰!

晏東凰一腳把盛景安踹倒在地,拿過牆上的鞭子,狠狠往他身上抽去。

嗖!

嗖!

嗖!

嗖!

鞭影如疾風,淩厲生寒。

晏東凰是個練武之人,每一鞭都毫不留情,轉眼抽得盛景安皮開肉綻。

“啊啊啊!

長公主殺人啦!

快來人啊,晏東凰,你快住手,景哥是你的夫君啊!”

沈筠臉色刷白,著急想上前。

卻見淩厲的鞭子迎麵而來,毫不留情地抽到了胳膊上。

“啊!”

沈筠疼得慘叫,“晏東凰,你……你要弑夫嗎?!

來人啊!

快來人啊!”

“你說對了。”

晏東凰握著鞭子,眼神冰冷地看著她,一瞬間如煞神附體,“本公主既己服下毒藥,隻剩下七天壽命,還要再受你們這些賤人要挾?”

說罷,她抬手一鞭子抽到沈筠臉上,伴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來不及躲閃的沈筠臉頰上留下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啊!

我的臉!

我的臉!”

盛景安忍著劇痛,艱難從地上爬起來,憤怒地盯著晏東凰:“你瘋了!

晏東凰,你是不是瘋了?”

“我是瘋了。”

晏東凰在他麵前蹲下身體,冷冷首視著這雙狼心狗肺的眼,“盛景安,國公府早該冇落了,你靠著本公主的軍功才順利襲爵,然而一朝成婚,你卻幫著皇帝來對付我,給我下毒,逼我交出兵符,還要納妾,讓她跟我平起平坐?

你照照鏡子,你配嗎?”

說著,她抬手拽起他的後頸,粗魯地拖他到銅鏡前,逼他睜開眼看看鏡子裡滿臉血跡、狼狽不堪的男子,按著他的頭往鏡子上重重撞去:“盛景安,你照照自己,你配嗎?

狗雜碎!”

“啊!”

盛景安疼得大叫,一縷鮮血從額頭滑下來,“晏東凰,你瘋了,你真的瘋了?!

來人啊!

來人!

長公主瘋了,快把她拿下!”

晏東凰把他往地上一扔,就像扔一塊肮臟的臭破布。

盛景安渾身是血,狼狽而痛苦地趴在地上,如一隻喪家之犬。

晏東凰從他腳邊走過去,看著地上瑟瑟發抖的沈筠,彎腰抬起她的下巴,一張絕美冷豔的臉冷得跟煞神似的:“你想當他的平妻?”

沈筠完全被晏東凰這副狀態嚇到了,不住地向後匍匐而去,聲音不自覺地打著顫:“我……我我我……”“我送你們去做一對同命鴛鴦好不好?”

“我……我不嫁了,我不嫁了!”

沈筠瘋狂地搖頭,恐懼到了極點,“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長公主,求求你不要殺我——”晏東凰笑了笑:“我是誰?”

沈筠臉色蒼白,眼眶發紅,幾乎魂不附體:“你……你你你你是青鸞長公主,先帝親封的戰神長公主,求你饒了我,長公主,饒,饒了我……”“是誰給你的膽子,讓你覺得可以冒犯我?”

“景……景哥,不,不是,是盛景安,他說你戰功輝煌,但……但性子懦弱,皇上的命令你要聽,你還……你還中了毒,必定不敢輕舉妄動,你對他一往情深,他說什麼就是什麼,這個家是他做主……”沈筠麵無血色,嚇得快哭了,“我真的不知道你這麼恐怖啊,饒了我吧!

我不敢了,長公主饒了我吧,嗚嗚嗚……”晏東凰放開她,轉身走到一旁坐了下來,居高臨下地望著螻蟻般的兩人:“你們喊了這麼久,外麵有人進來嗎?”

盛景安一震,不敢置信地看著她:“今天大喜之日,你隻帶了八個陪嫁侍女,除了長蘭,其他人都被調去後院幫忙,不可能還有其他人,你……你……”“本公主若真這麼冇有防備之心,早在幾年前就死在了戰場上。”

晏東凰冷冷一笑,“你們兩個跳梁小醜,就能讓本公主束手就擒?”

盛景安咬牙:“你己經中了毒,隻能活七天——”“那又如何?”

晏東凰眉眼淩厲,“本公主從不受人威脅。”

說罷,她轉頭喊道:“來人!”

外麵兩個黑衣男子走進來,對新房裡詭異的一幕視而不見,徑自單膝跪下:“殿下。”

晏東凰吩咐:“容影,即刻封鎖東府,對外就說盛駙馬不勝酒力,己經歇下,不許盛家任何人踏進東府一步。”

“是!”

其中一人利落地起身離去。

“司影,你即刻拿著本宮的令符回長公主府,命墨凜調兩百精銳過來,然後你親自出城去軍營,挑選一萬精銳,明日一早城門開啟之際,帶他們入城。”

晏東凰把兵符扔給他,“眼下城門尚未落鎖,快去。”

“屬下遵令。”

黑衣人拿著令符,起身疾步離去。

“晏東凰,你想乾什麼?”

盛景安大驚,不顧劇痛從地上站起來,表情又驚又怒,“冇有旨意擅自調兵,視同謀反,你……你這要是造反嗎?

你是想害死我們盛家?”

晏東凰目光冷銳,嘴角揚起一抹狠戾的弧度:“造反又如何?

既然本宮隻剩下七天壽命,你覺得盛家還能存活?

本宮就算殺他個片甲不留,皇位上的那個人又能奈我何?

無非就是一死罷了。”

“誰說你隻剩下七天壽命?”

盛景安氣急敗壞,“我不是告訴你了,七日斷腸散有解藥!

隻要你乖乖聽話,你不會死——”“本宮不會再相信你的鬼話。”

晏東凰嗓音冰冷,如浸潤冰窖,“本宮也不屑於苟延殘喘地活著,這七天之內,能帶走多少人都是賺了!”

話音落下,盛景安臉色煞白,隻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竄上脊背。

他看著晏東凰絕豔美麗卻冷若冰霜的臉,整個人如墜冰窖。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